昨天忽然又想起過世半年的老爸,心中突然一陣酸楚,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

經常想起他,依稀記得他躺在療養中心無法言語的模樣,雖然插著管子,臉蛋已經凹陷,但氣色依舊紅潤,八十歲的皮膚吹彈可破,好細緻。媽媽最愛撫摸他的臉,說爸爸的皮膚好好,一點老人斑都沒有。

沒想到事情眨眼已過半年,每月初一、十五拜飯都是媽媽在忙,也是啦!大家都工作著,再怎樣也是自己的老伴,能為他做的也只有這件事了,我想老媽心理應該沒什麼抱怨的吧?

 

 

我不是個孝順貼心的人,爸爸生前經過一年的昏迷,我才探望過幾次,總不能老以住得遠為藉口,雖然這是事實,但有心才是重點。

我不想看見那樣不言不語的父親,我只希望記憶裡深刻留著的是平日好客豪邁的父親形象。

是這樣吧?所以我有點逃避現實。

父親的骨灰送往靈骨塔當天只有兩個弟弟和弟媳代表參與,到現在我還不知道爸爸過得好嗎?居住環境如何?

說來是不肖的子女,我只想留住我想留住的印象,作為日後懷念的依據。

 

爸爸沒有刻下什麼墓誌銘。

鄉下的普通人家,沒什麼成就,哪有什麼墓誌銘好寫呢?

人生到最後,就換來一個小格子,一生的全部都留在那裏了,兒子老了後,子孫也忘了有個老爺爺住在那裏,這就是一生,結果是被世人遺忘。

不過也沒什麼好悲傷的,不都這樣嘛!第三代通常就各自分飛,現實生活本就如此,接受了就沒事兒了。

 

 

好久以前我曾想過自己的墓誌銘。

關心我的朋友都勸我要找點事做,讓生活有個重心才不會整天胡思亂想。

可不是嘛,醫生、老公也常這樣說我。

以前,我也很愛勸別人要積極一點、要想開一些,找些事情轉移焦點,諸如此類的,現在自己碰上了,才真的體會他們的「心(身)不由己」,是不能,不是不願意。

 

這一兩個月我真的很消沈,不過話又說回來,老想些有的沒的也沒什麼不好,反正腦子既然不聽控制就乾脆隨它的意,讓它盡情地想,想清楚想仔細。

人總有個萬一,突然遇到時才不會手忙腳亂,什麼事情都急就章,我還早在大約十多年前就買好生前契約了呢!

畢竟「死亡」是一生的終極大事,是很莊嚴肅穆的,不管死者的一生乖舛或者平順,地位崇高或卑微,貧窮或富貴。一輩子過得哩哩落落,許多事情沒得選擇,最後的畢業典禮我想要順自己的意。

 

那麼該寫些什麼呢?總不能寫著「這裡躺著一個一生抑鬱寡歡、自怨自艾的女人」之類的吧!雖然我是那麼平凡庸俗,對生命總有許多疑問不滿,喜歡把日子懸吊在虛無飄渺間來彌補現實缺憾。

實際上,我非常喜歡接近美好的事物,如果能夠,我也想一生優雅的活著。 

大概是這樣的想法很根深蒂固,所以我總是說不出傷人的話,做不出損人的事,即使只是自我保護,也寧願優雅的保持緘默。

可是我的內心就不這麼有氣質了,對於有些氣不過的事我還是會在心裡唸唸有詞的。但常常是事情都過了,我才怪自己為什麼不當場反擊,一句話讓人斃命?至少也要擺個臉譜讓人知難而退。我不必容忍的,我的臨場反應很好又伶牙俐齒的,不是嗎? 

但所有的事實都證明根本不是這麼回事,我也是百思不解,莫非是靈魂太良善了,太崇高了,所以寧可被傷得體無完膚也不願傷人絲毫?

那我應該不是人了吧?或者有人要告訴我「合理的是訓練,不合理的是磨練」,還是要說「這就是你這輩子要修的課題」,該是六度波羅密的「忍辱」?或說是「布施」,因為我讓人有消除業障、化解冤親債主的機會,還是說對我而言這是個千載難逢「精進」的時刻?

 

想太多了,我也曾以為自己是塊料,而且還是質地很好的料呢!現在則不知是誰放棄誰了。 

也或者,從來就沒有誰放棄誰這事兒,只是試煉的方法與時俱進,或化明為暗而已。說不定我仍是顆珍珠,只是蒙塵太重罷了,天曉得。

又是一番瘋言瘋語、自言自語了,但一樣米養百樣人,向生命提問或許便是我的功課之一,包括引起你的懷疑,給出一個釋解在內。

這麼吧,既然活不出心中想望的雍容氣度,那留在人間的最後一塊印記,就來個優雅的好了,為自己寫一首詩,把我一生殘念鐫刻在大理石上,讓屬於我的熟悉,以寂寂之名,在世界的轉角處,無憂的啟航。

 

青春化為字句   填滿如詩歲月

方寸間   褪了色的風情   鑲綴在山水窮處 

戀棧殘繾   惆悵輕雲薄霧間 

記憶在彼岸   一片片

如凋落的玫瑰   失顏黯然

冷冷的影子   頹躺   欲與韶光共憔悴

煙雲亭榭   昨夜夢魂   淡淡人間   猶懸

月光溢出的銀白   是否   瀉了蒼涼幾許 

相思獨覆   秦樓月   西風殘照   古道音塵絕

荒蕪   冷冽   諳盡孤眠滋味

故事已展翅徜徉   抓一把風   遙祭青色芳菲

翦斷一襲殘念 

那一年   那一日 凌波共舞的微茫

 

 

寫給自己的詩裡沒有刻骨銘心的題材,因為日子在明滅掩映間消逝,像兜滿懷裡的風,擁入也不真實。

 

寫給自己的詩裡也沒有波瀾壯闊的氣勢,因為歲月在滔滔巨浪間起伏,彼岸於我只是遙不可及的夢土。

 

只願,有一片星光能照亮我的疲憊傷懷,有一片波浪能記住我的流水年華。

 

只願,在日昇月落簡約的虔誠下,允許靈魂膜拜它曾經的瑰麗,瞻仰歲月不朽的遺容

 

 

我的墓誌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子 的頭像
沐子

沐子夜語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妳的粉絲
  • 沐子:午安!!
    我想哭呢~~
    我喜歡妳優雅 快樂的過日子
    妳這麼有才情
    寫讓我開心的體材 好嗎?
    我有空會拜訪妳
    祝福妳~~
  • 唉呀!我只是想做就做而已,
    現在好多了,謝謝你啦!
    希望常見到你。

    沐子 於 2013/10/25 15:28 回覆

  • 暮云
  • 寫給自己吧!一顆起伏難制的心.
    寫給家人吧!一顆懸念難逃的心.
    寫給浮雲吧!一顆流浪漂泊的心.
    相信此刻的心,已然風平浪靜.因為,我們都曾有過悸動的心.
    安安喔
  • 其實就只是一時念起,寫了就算了,未來就交給後走的人處理。雖然我都交代清楚了。
    是可以安心過日子,不怕有什麼突如其來的事件,但仍希望平靜地走。
    祝假日愉快!

    沐子 於 2013/10/26 10:41 回覆

  • 南方
  • 我想,或許是那種絕望性的心痛
    讓你害怕看到他的“無知覺現狀”而逃避
    就放了自己吧! 不用刻意壓抑
    我是單身、所以我不只買好了位置
    也買好了生前契約
    屆時可省去親人的處理方式,非我所要
    〔我還選了最雅的花色及佈置樣式〕
    不過沐子,我必需說...
    妳的文筆非常好、真是塊寫作的料子
    俱備了作家的性格、更勝之!
    晚安 沐子~ 〔週末愉快〕
  • 你知道現在多羨慕單身嗎?好好把握可以盡情揮灑又沒有傳統束縛的日子。
    我也把自己的後事都交代給老公兒子了,用最簡單的方式,一天就好。
    最後也謝謝你的誇獎,不好意思承受呢!
    性格或許是有,能力呢?差遠了。
    假日愉快

    沐子 於 2013/10/26 10:39 回覆

  • zoza
  • 看妳的墓誌文
    想也知道這裡躺了一位作家
    要是我,應該會是空白一片吧 ?!
    不是客氣,而是真的就揮一揮衣袖啊 !
  • 揮一揮衣袖,那境界豈不更高了!
    我還有東西想寫呢!
    羞啊!

    沐子 於 2013/10/27 17:33 回覆

  • alanjih
  • 墓誌銘,似乎是寫毛筆字的人比較會有接觸吧!
    不過看了您的墓誌銘之後,我也在想我的要怎樣來寫...
  • 我不知道ㄟ,只是一時興起寫了這篇文章,也許以後真的刻在骨灰罈上。
    自己寫應該最了解自己的吧!

    沐子 於 2013/10/28 10:23 回覆

  • 冬冬
  • 我覺得沐子姐沒有當作家真的很可惜 真的
    想想妳身上其實還真有作家的特質
    多愁善感
  • 我們兩個都是作家啊!
    坐在家裡的「坐家」,呵!

    沐子 於 2013/10/28 19: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