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  

一沙一世界的寬闊,與情人眼中卻容不下一粒沙的渺小,是如何衝突矛盾的境界!

海天一色,沙灘綿延,多美麗的景致,換到人生的寫照卻又全然不同。

是文字在耍弄人,還是生活狹窄的容不下文字的恣意空間?

 

又失眠,我知道是精神狀況發作的前兆。

廿四小時的黑暗,我看見自己不是眼中容不下一粒沙,而是心底容不下一粒微塵似的未竟事件。

這是生病的狀態。

心眼縮小到極微極微的大小,一丁點事都讓人焦慮。

所有的不舒服就從胃底開始膨脹,然後心跳開始加速,淚水像鬆掉的水龍頭,很難緊緊控制。

這條維持一段時日的平淡曲線顯然正極速往下彎曲,即將觸底。

深深的嘆息,只是一口氣上不來,用力吸氣像在求救,我缺氧啊!快給我氧氣。

說是莫名的,應該也可以找到源頭,只是不想去承認那些芝麻綠豆大的小事竟也可以把我推落深淵。

 

看起來我像極已經退化的人,只能活在無丁點憂煩的世界,安享天年。

但日子哪有這麼好的呢?

日有陰晴,月有圓缺,生活怎可能沒有悲歡離合?哪能事事盡如人意?

思想仍是徹底的理性,但面對的卻是潰決的感性堤防。

放空,是境界在成全我,是神在眷顧我,承擔了一切。

可,神的子民千千萬萬,怎能日日只厚愛於我?

 

心情依舊莫名的重,臉都垮了,嘴都下垂了,腰桿也挺不起來。

手撐著下巴,眼看著游標閃爍,下一個字是什麼,怎麼不自動跳出來?

昨天的空白延續到今天,文字變得難以捉摸。

該怎樣形容容不下一粒微塵的心眼?

不允許有丁點障礙的心是多狹窄?又多麼不可得。好傻好天真。

這絕不是什麼完美主義,而是變態的退化的無法包容的心境。

不是加重藥物就能解決的事件。

 

含沙的心眼很痛很不舒服,心一跳就刺痛一下,恨不得趕緊把沙取出,還心一個自由跳躍的節奏。

沙灘上美麗柔軟的沙,從指尖細細滑落的觸感有多迷人,擺在心跟眼中竟是如此令人痛惡!

該怎麼遠離?雙腳像深陷泥淖跑不動似的,越掙扎就陷得越深。

任他滅頂嗎?

不,我還想好好活下去。

我的理智還清醒著,可是力量卻正在消失當中。

 

神啊!請傾聽我的心聲,傾聽我的禱告,給我力量返回理性的一邊,為了我愛的人。

謝謝你豐厚的恩典,阿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子 的頭像
沐子

沐子夜語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