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槐和家人 011  

將近十天的混亂,中國年過了今天凌晨初九拜天公之後應該漸漸加快腳步走遠了,元宵燈會就只把它當成年的尾巴,安靜送走便是了。

每年的歲末總是要如此折煞人的身心,似乎大部分的老人家都被傳統那套過年習俗綁死,不肯聽年輕人的建議,也不敢任意更動祭祀儀式,就怕得罪祖先會受到懲罰似的恐慌。想來真是悲哀,這什麼古板的思想,如果家家戶戶的祖先都很靈驗,現今的社會應該不會落到如此地步吧?

說什麼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在某些時刻,這些寶固執的如城堡般的堅固不破,還真叫人不知如何是好?為人子女的最後只得憋著滿肚子氣,硬著頭皮在早已脫離社會生活的老人指揮下做事,這時哪有什麼年節的快樂情緒可言,只剩不得不做的怨氣而已。

還好,這樣的日子就過了,來年的事來年再說,時間永遠會改變既定計畫,這就不勞提早煩心了。

 

過慣了安靜平淡的日子,真的很討厭已經習以為常的生活步調被破壞,不管是多重要的節日,或是什麼親友到訪,對我來說都是不被歡迎的。

你可以說我自閉,是的,我就是個自閉許久的人,隱藏在屬於自我的世界多年,跟自己和平相處,雖然沒有所謂的快樂,卻有著自我感覺良好的恬淡幸福。

幸福是一種感覺,屬於自己的意識覺受,不需要任何人定義,也不容許被定義,被制式化,我這樣堅持。

每天過著幾乎一成不變的生活節奏,卻一點都不以此為悶,那是我心甘情願過的簡約生活,吃的簡約,穿的簡約,除了每月固定的看診幾乎足不出戶,除了慎選的格子、臉書,幾乎沒有對外聯繫,雖然不是住在什麼桃花源的情境,但阻絕了外來的干擾,說我活在公主的象牙塔裡我也接受。

 

不用好奇的分析我的心理與精神狀態,這套玩意兒年輕時我玩過了,我很正常,雖然這幾年過得很封閉,但思想一直很先進開明。我懂得以先人為鑑,絕不重蹈覆轍,不容許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那是自己的親身體驗,怎能再把它移轉給別人?

時代的巨輪快速的向前滾動,跟不上腳步的怎能悠然的活在這樣的世代?又怎能和我們的下一代有著良好的溝通?這樣的隱憂我們怎能不預先做預防與準備?

 

老人家想做的都順她的意做了,我想今年八十五歲的她應該感受到自己偉大的權勢再次獲得勝利,暫時不會再跟我們過不去了。

終於,終於可以再擁有清靜的生活。

清靜是我對日子最大的期望,什麼豐富精彩的生活我都不希罕,只要清靜就好,耳根清淨,心清淨,那才是神給我的最大祝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子 的頭像
沐子

沐子夜語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