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2014 024     

今天年初四,對我來講年早就過了,它不過也是一天的光陰。

也許是工作的人平時太辛勞,才如此看重這個傳統年節吧?對我這不過是一個平凡卻令人感到煩躁的日子罷了!

只有身處在我的角色位置才可能理解我所說的情境,這正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的標準狀況,我已經念了廿八年整,厭煩到極點。

 

從除夕凌晨拜天公開始,早上拜大廟,土地公、接著拜公媽,然後再拜地基主,初一早上又重複同樣的動作,大廟、土地公、公媽,光是拜拜的牲禮就多到叫人不知如何下嚥?還有除夕夜桌上一堆的豬腳、雞肉。真是我的老天啊!這叫女人如何是好呢?

最叫人厭氣的是年歲已高的婆婆依然有異於常人的掌控欲,所有的過程,以及該準備的東西都要按照她的吩咐,稍不順她的意就會破口大罵,一副不可理喻令人痛惡的模樣。

說到這,除夕前一天我還破天荒的為了一包米跟她開槓起來,這可是當她媳婦二十幾年來第一次對她講話大聲呢!實在是因為她的無理取鬧,我忍無可忍才被惹惱的。

這給我很大的警惕,就是人不要活到老而沒有智慧,越老脾氣越差,控制欲越強,真的帶給子女很大的困擾,甚至到令人憤怒的場面,在我的認知裡,這樣的年紀不應該有這樣不理性的表現的,脾氣總是失控的老人怎能贏得子孫的敬重呢?

 

兩個孫子為了不讓大家勞累好意訂了六道年菜,有佛跳強、腿庫、人參雞湯、醉雞、清蒸蝦和五彩米糕,一家五口應該份量剛好。可我那個固執的婆婆偏就非得再滷豬腳,煮一大鍋雞酒,煎兩片土托魚,外加一盤花枝炒青豆,還有一鍋菜頭湯。

結果可想而知,大家只吃了訂來的年菜,其他的根本沒半個人動筷子。

這早就預料的了,老人就是不聽建言非做不可,搞得我們兩個意見相左氣氛很僵。

我心想何必呢?人生都已經走到末段了,真有必要把這不過是平凡的一天搞得雞飛狗跳,大家都生氣了才高興嗎?

 

結緣快三十年,我們兩個女人好像結的是孽緣,進門前就百般刁難,關於婚禮習俗也沒給我的父母應有的尊重,是這樣的緣起導致我們的相處一直有著很深的疙瘩,加上一個已逝前妻的孩子卡在中間,這簡直是段困難重重的婚姻。

但傳統嫁雞隨雞的概念默默的支撐著這段連自己都不看好的婚姻,就這樣一年年的熬著,期待著有一天可以從被精神逼迫的狀態中解脫,也許時間會站在我這邊吧?

婆婆終究是老了,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可惜固執的脾氣比起當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然看在她老邁的份上我們應該可以相處的好些。

也罷了!情況已經無法扭轉,還祈求什麼呢?

我還是保持嘴啞耳聾的狀態過自己的日子吧!

若真要祈求,就希望老天給我婆婆一個好善終,為人子女的就怕老人家被病魔纏身了,我誠摯的祈求不要有這天。

 

很高興大家又回歸到正常的生活軌道,我不用再應和別人的節奏而活,這是我每天最大的期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子 的頭像
沐子

沐子夜語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