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手  

前一陣子很冷,陽光又一直不露面,大地顯得陰霾重重,連人都有快發霉的感覺,很不舒坦。

近日孩子在工作上遇上瓶頸,當媽的我無能相助,心情已經感到鬱悶,偏偏此時老邁的婆婆給生了病,雖很幸運的只是最輕微的小中風,但依舊得住院觀察,身為獨子的老公是脫不了身的,擔子完全在他身上。

三個晚上,前後共四天,對處於沮喪狀況的我真是漫長的煎熬。

這樣不算大的事件對我而言是宛若「天搖地動」般的巨大,你也許難以想像。

 

緣由是我跟老公近三十年來的生活就是緊密相連,工作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幾乎甚少分離。

婆婆住院的三個晚上,我得跟懷懷獨自在家,白天也只有懷懷陪伴,他始終靜默一旁,好像也不解爸爸為何整天不見人影,看得出他跟我一樣落寞。

我猜這是上帝臨時出的考題,要看我能否獨自過著沒有老公呵護的日子。

說實話,平時和老公形影不離,即使不是整天絮絮聒聒,但只要他在家,就有一種穩定的力量,我的心就是篤定的,安穩的,充滿安全感。

而這幾天,我的心思好像無根的浮萍,隨著時間不斷飄蕩,無法落定。

情緒裡滿是焦慮的在時光隧道裡遊走,過去最愛孤獨的我停留在哪個驛站了?怎麼找不到。

 

我開始回想自己的依賴成性有多嚴重!

自從回到鄉下,食衣住行育樂,沒有一件事脫離得了他。

在從事保險業務的那幾年我還可以自己開車和客戶約會,吃飯、喝下午茶,想起來那應該是我最獨立的一段時日。

後來公公過世,老公急著退休陪伴老母,我沒得選擇的跟著離開成長居住的地方,因此成了流落他鄉的陌客。

對過去生活的想念,對現況的不滿,加上生活習性的重大改變,使得我的身心日漸崩潰導致病痛纏身,原本的獨立性格也就此消聲匿跡,瞬間變成什麼都不會的村姑。

 

從前的我可以獨立做的事情太多了,一邊工作,又一手包辦所有的家事,現在突然間變成軟弱無能的女人,只得事事依賴老公。

還好,幸運的我,有個「心甘情願」為我做牛做馬的男人(是他自己承認的),生活裡樣樣都不能沒有他。

這當然使得他很辛苦的兩頭奔波,一邊要陪老母,一邊又要照料我。我雖感到應該分擔老公的辛勞,卻又無力付諸行動。

這幾天是近幾年來分開最久的一次。

過去的我是可以自己料理自己的,回到這陌生的地方之後,我的個性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也變了個人似的,能力與意志力不見了,變成沒有老公就要活不下去的女人,那樣軟弱無助的心情很令人感到恐慌害怕。

經過這次事件,我在想,如果有一天他比我先走,我大概也會很快地追隨他的腳步轉身離去。

 

今天婆婆出院了,日子總算又回復正常。但我的心裡還是驚恐未定,畢竟她已經是個八十幾歲的老人,類似的事件還是極有機會再次發生的。

這幾年的鄉居生活帶給我很大的改變,榮華富貴於我已如煙雲發散,現在的我只想要安安穩穩的跟老公一起到老。

如果上帝要許我一個願望,我應該會許這個吧!

不能沒有你,老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子 的頭像
沐子

沐子夜語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