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五七   

 

說起來我也算是新時代女性,碩士畢業,閱歷豐富,個性鮮明,但生活裡我是個無聲的查某人。

是從小就養成的習慣,看得多、想得多、卻說得少,不是口才差,而是太伶牙俐齒,知道說多了會傷人傷己。

習慣不說、少說,久了,嘴巴就鈍了。

嘴鈍了,眼睛卻更犀利,心思也更細膩了,內心世界就變得只有紙張(現在是電腦)知道。

 

部落格開了幾年,內心剛好經過三次轉折,換了三次筆名,文章內容也有不同的主軸,而今重新閱讀,心依然會被觸動。

有朋友說我過去的文字太不食人間煙火了。

其實,我一直隱身在文字裡,小心拼湊依舊能得出我的輪廓。

不過這難度太高了,格子裡什麼是真又什麼是假呢?

這不是個虛構的世界嗎?在乎、不在乎都不會改變現實世界。

所以,這麼久了,還是只有自己懂,直到第三次轉折,我把自己攤在陽光下,終於有朋友說「我懂你為什麼叫沐子了」,「我懂你的文字為什麼那麼幽怨了」,「你的文字終於比較人性化了」。

 

說是自戀也罷,我很愛讀自己的文字,因為每一則文字都充滿我的影子、我的思想。

細讀自己的文字我是不覺幽怨的,我只是利用文字來表露真實世界的樣貌而已。

其實文字裡的世界正是你我正在生活的國度。

抽象五四  

《面目的最初》2009/09/20

誰知你已來過幾次紅塵?

踩著熟悉又陌生的腳步,帶來滿堂喝采

留下陌生又熟悉的足跡離開,帶走串串淚珠

短暫的存在演繹了多少似真如幻的故事

迷醉的青春

熙攘的旅程

風暴、迷失、寂寞的夜晚

朦朧、斷裂、永遠的春光

 

走遍天涯路

是否還能輕輕舉起腳步,漠然地

彈一彈鞋底沾著的泥土

將一切沈澱在水流山石間

盪滌沾染風塵的一身薄衣

溯洄來時的蹊徑

回歸遠行者面目的最初

 

不必知道你是否來過千千萬萬次

感覺是熟悉或陌生

每次都是你自己的分裂

是前生在夢裡的縈迴

來了匆匆,打一個美麗的結

又向不曾去過的行處歇去,還原

被風塵沾染的顏色和芳馨

那面目的最初

 

沐子就在那芸芸眾生裡,曾經迷醉,曾經流連熙攘人群,靈魂分裂了又分裂,輪迴又輪迴,最終還原被風塵沾染的顏色,回到面目的最初。

抽象五五  

《研磨心事》2010/01/24

心事該落款哪個角落才能拓印曾經的斑斕?

該把月光搗碎,拼掇一片純潔;

或把烏托邦敲破,偷渡幾滴蜜釀的憂悔?

混沌的初始擱淺在墨色的荒唐,

來不及咀嚼的苦澀,冷凝在熟悉的瞳仁,

眸底浮現前世的執著,今生的沈痛。

日月諾諾鋪陳著對比,

浩瀚蒼鬱已將千年結局收攬在暮色雲霓,

關於歲月的痕跡,褪色的回憶,

鑲金的羅帳也網不住野風狂展的羽翼。

誰記得淌淚的孤星?

誰見過撕裂的靈魂?

當天使迷失在極目荒茫的天境,

光羽沾滿無明的塵泥,以憂鬱之姿劃破四季,

初吐的月芽也要輕嘆光陰苒苒幾盈虛?

任寂寞的身影幢幢,冷冷,星河飄移,

而耿耿星河,無語,淚霑襟。

心事,究竟該在哪裡落款,才拓印得出曾經的斑斕熠熠?

 

這研磨的是沐子的心事,也是你的、她的,曾迷失在極目荒茫的天境,寂寞的身影飄搖,耿耿星河也無語淚潸潸,心事究竟該在哪裡落款,才能拓印曾經的斑斕?

抽象十二  

我在文字裡為生命吶喊,〈一加一不等於二〉,〈生命,只能自己〉,〈放手吧!飛光〉。

我也在文字裡〈遇見領悟〉:

故事的結局總是在清醒中扣著些許矛盾,根本沒有純然幸福的輪廓,不醒的夢境。

匆匆一生遇見盛開的你,凋謝也是一種領悟。

 

無聲的查某人在天地一隅靜靜唱著悲歡離合的黑色繾綣,日夜為沸騰過的歲月見證。

最終仍是〈獨,寂寂〉,過去的〈像風,無痕〉。

而下一個路口的輝煌,以寂寂之名,從世界的轉角處 無憂的啟航。

抽象三六  

無聲的查某人,寧靜又喧嘩的內在世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子 的頭像
沐子

沐子夜語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