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二4671330947_36a95a6a36_o  

 

一直在抗拒隨波逐流的天性,所以老是活得很累

對抗隨波逐流的天性就像要和地心引力拔河一樣,是一種死亡掙扎

就這一輩子,我其實活得還不太久,但是在生與死的大輪迴裡,我已經活得很膩

如果死亡可以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那樣的阿莎力,我早就可以官拜上將

帶領麾下有過無數死亡經驗的戰士們,拿下這個看似繁華歡樂的人間煉獄了

 

只可是,我不能

不能說死就死,也不能說生就生

卻又不甘願作個如甲如乙的路人

也又或者只是個佇立風雨中,卻直到倒下

都不會被看一眼的老舊站牌

 

當然,人生免不了要摻著或濃或淡的悲哀;快樂總是有的,不過都被嫌太短

又老被罵來得太慢,也不夠頻繁,最好是緊跟不放

如果我是快樂,我一定痛不欲生

還好我不是快樂,也不想是快樂

因為,是什麼,就注定了不是什麼

如果什麼都不是,所有的可能就可能變成我的親友團

 

我不想風平浪靜

因為想也沒用,想了,浪潮還是會在月圓月缺的時候私奔

我圈不住它,一如我圈不住自己的心思潛逃

所以,乾脆給它自由的空間,不限長寬高

也沒有日夜雙雄變態般的扮演世間的黑白無常

 

不去想,我和我,反而跳出帶著靈魂的探戈

我進,我退;我sign,我隨

該頓點就頓點,該轉頭搖擺就轉頭搖擺,該凝視彼此時就不要恍神

舞曲可以是熱情的Habanera,輕快的Poca,也可以是哀怨深沈的最後一夜

我和我,可以零距離,也可以天與地

 

這是我的海域,偶也濁浪排天,但總有它的軌跡可循

明白潮汐的道理,就不會再跟它抗拒

來了,走了,都由它

怎麼活,怎麼死

就由我了

我和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子 的頭像
沐子

沐子夜語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