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709_9_3  

 

小確幸這名詞剛流行時我好開心,那時我的口袋隨時都拿得出一顆顆小確幸的果子,甜中帶點香氣,好誘人的滋味。

不知不覺,幾年過了,我口袋裡小確幸的果子不增反減,而我也沒能即時發現。

因為我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病上,身體的、心理的。

 

ap_F23_20090624033602832  

 

注意力不在口袋裡的小確幸,路走起來也開始顛了。

幸與不幸變成兩條平行線,行囊裡裝的是焦慮與憂鬱,還有更嚴重的莫名的恐慌。

不是眼裡容不下一粒沙,而是心理放不進一丁點壓力,一丁點。

心眼小了,卻又有無限放大的作用,一丁點會變成偌大的怪物,壓迫我的胸廓,喘不過氣來的窒息感,像要死了一般,吶喊不出聲來。

 

ap_F23_20100107044131681  

 

飛舞的色彩變成黑白,鏤空著的是深沈的哀傷,不是莫名,卻始終找不到源頭,它在很遙遠的地冥之中。

我的翅膀盡力的揮舞著,筋疲力竭的嘶吼著聲帶,救命似的,我想振翅高飛,飛得高遠,飛得漂亮。

 

canonet  

 

過去的,烙印在記憶體的美好也不再有鮮豔的跳躍節奏。

沉默變成主體意識,退步原來是向前的智慧不屬於這樣的身心狀態,而是緊縮的包容,一株很老的,無意識的攀籐。

我的支柱不全然屬於我,老籐盡可能的纏繞著,像退化了的孩童,緊抓住罐子裡的糖果,我的支柱是它的糖果,可以甜蜜它將至盡頭的生命空洞。

 

through_my_lens_no  

 

禁止進入,我的心眼禁止所有外來的事物進入。

我不想再被外來的衝擊複雜化已經習慣簡單的步調,任何人事物。

小確幸的果子只剩一顆,就是那杯清清如水的黑咖啡,一個人的早午餐,簡單清淡的。

不再追求,連小確幸都不想,就留下這唯一的一顆果子吧!

也許,這果子會繼續發芽成長,有一天快樂會開花結果。

我並沒有絕望!

緊握著唯一的小確幸,看著遠遠的那端,是天,天在笑著我。

小傻瓜,一個小確幸就夠了,幸福只要一丁點就會暈染成一片。

我懂了,就好好沉緬於一丁點的小確幸吧!

等著禁止進入移開我的路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子 的頭像
沐子

沐子夜語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