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心中裝的火比過去都多,不知哪來的容量?

冷靜時我覺察它的存在,清楚的知道它附身在家人身上,卻不知道它的根源?

 

下午回診跟醫生談了我的問題,他還是老話一句,去運動,找事做。

真是廢話!對精神科病人說要看開一點,不要太鑽牛角尖,有用嗎?如果有用,他就不用坐在診間看著一個個看來灰頭土臉的病人擾亂他愉悅的心情了!

回家後,我的心情突然消沉了下來,對心中那把無法克制的火感到無奈又愧咎。

 

家人沒虧欠我什麼,他們只是習慣把家裡的垃圾不分類的倒給我,沒問我有沒有足夠的空間接收,或處理。

也許是我錯了。

我應該一開始就說清楚我不要接收他們的垃圾,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自家的自己念。

可,這真不是我的個性,我說不出口。

於是大家都習慣了我是個很好的聽眾,他們不僅可以在我這裡得到溫暖與安慰,甚至還不用擔心話會再從我嘴裡傳出去。

但,他們倒給我的垃圾我要拿去哪裡處理呢?

他們只會說「跟你講一 講心情比較舒服」。

是的,一吐怨氣或發洩憤怒之後心裡的確很舒服,卻從不曾考慮過聽他們不斷抱怨的我心裡怎麼自處?

 

我只是個凡夫俗子,再好的修養也有耐不住的時候,但,我的火卻不曾在當下那一刻燃燒。

我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家庭主婦,我不願意因為家人傾倒給我的垃圾影響我家庭的和樂,所以也不能每次都把垃圾又倒給老公。

於是,心中的火就這樣悶悶的靜靜的燒著,想當然,我的內傷是嚴重的。

所以,,親愛的,你會在這裡看到我的火熊熊的燒著。

請諒解,這是我唯一可以恣情放縱的地方。

你們是我唯一可以隨心傾訴的對象。

 

我已經快要被他們的垃圾淹沒了。

但他們的垃圾依舊會一車又一車的倒過來。

只因為我說不出口「別再把垃圾倒給我了」這樣聽似無情的話。

多情,是我的致命傷。

未來我的死亡證明書上恐怕會找不到適當的用詞,因為我是為情而死的。

值得嗎?我不知道。

但老公是疼惜的,不捨的,甚至有點強勢的要我別再繼續這樣下去。

看在他的眼裡,我是活在痛苦的親情糾葛當中。

我豈不明瞭呢!

 

不知道這是怎樣的因緣,所有的人都指向我,長輩、同輩,甚至甥姪輩。

上次回診藥物已經加重,以後呢?難道就只能依賴藥物給我力量?

 

神啊!祈禱你給我足夠的智慧吧!感謝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子 的頭像
沐子

沐子夜語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