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03 Tue 2013 11:08
  • 隨想

搞了兩個半天,混亂的心情尚未平復呢!想到雅虎留言,這才知曉備份工程太早進行,所有的動作已經被迫暫停,再沒有機會跟雅虎的好友告知我的新家住址,心情更加五味雜陳了。

 

搬家了,從某個角度想,似乎是個新鮮的開始,一切抹平重來,沒有舊人舊事,沒有包袱,可以肆無忌憚胡言亂語。

但,人仍是念舊的動物,我尤甚是。

這下子,放下幾年的好友,連要留下新網址的機會都沒了,恐怕要鬱悶好一陣子了。

消息太不靈通了。

不知道有些網友的消息怎來的?為何都知道一些相關的訊息?是我太不投入,只管發抒己見而已吧?是太宅抑或根本不夠宅?

如今還有其他辦法嗎?知道的你就告訴我吧!好了我一樁心事。

 

聽我說說兒子吧!他是我最愛的人。

兒子星期六值班,我慣常地會在隔天問他狀況還好嗎?

星期日晚上line 給他卻沒有回訊,我也就耐心等候了。

直到星期一大早他才回訊說太累了,早早就睡了。

我擔心的本能又起,忍到中午才又line 給他,問他怎麼回事兒?他只簡單回答晚上再說。

果然,是半夜裡兩個病人病情有變,搞得他整晚每兩個鐘頭起床一次,一下就天亮了,幾乎整夜沒怎麼休息。

星期日同學又早已預定共進午餐,他拖著疲憊的身子履約,到了晚上已經累壞了,洗完澡就大睡一場去了。

 

我為兒子的認真負責以及明確的醫療判斷感到驕傲。

那一晚有個住院醫師陪同孩子共同服務,結果兩人對於是否要裝呼吸器的看法有所不同,基於另一人是學長,年資較深,兒子就不與他爭論了。但此事卻也讓他的腦子一夜輾轉。

隔天一早總醫師一到,兒子立刻將前晚的情況加以請教,結果總醫師又陪同孩子到病房仔細研讀病歷記錄,發現兒子的判斷是正確的。他這一顆心才總算放下來。

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他才上班一個月呢!

兩次重要的正確判斷增加他不少信心,也對成大的教學感到很自豪。

聽完他的敘述我也為他感到高興,但同時也為他的勞累感到萬分不捨。

我安慰他,這個行業就是這樣的性質,時間是醫院及病人的,自己最重要的就是把身體鍛鍊好。

除了這樣勸慰他之外,我還能幫他什麼呢?就是禱告了,相信神會愛他一如愛我一樣。

 

話又說回來。

這個園地我還在適應,原本就是電腦笨蛋的我對於各種設定都搞不清楚,目前只能很陽春的,跟大家的重複性很高,這當然是不能滿足我的個性的,但目前也沒辦法,如果朋友有個別的方法可以教我那就感謝萬分了。

現在可以有地方讓我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已經很謝謝神的恩典了。

不多求,日子會過得更簡單悠哉些!

最後要謝謝這幾天幫助我建立這個家園的好友,沒有你們的不厭其煩,就沒有這個地方可以讓我隨意翻滾。

謝謝你們,願神也愛你們,大家平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子 的頭像
沐子

沐子夜語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