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面圖片 063  

停了一個多月的格子不為別的,只因上回甫出院不久的婆婆又再度入院,兩個月在醫院住了二十七天。

這陣子我可親眼目睹生命快速萎縮的過程了。

每住院一次,婆婆的失智況狀就又嚴重一些,與巴金森氏症的關係也更緊密,手抖得無法自行吃飯,連喝水的奶瓶都放不進嘴裡。

 

每天我依舊八點「上班」到醫院或護理之家陪伴她。說真的,待在那種地方越久,對於生命的意義之為何也越加刻骨銘心。

那些人有的年紀並不大,但就是無法行走,生活得完全依靠看護照料。

他們的作息很固定,幾點從病房裡推出來,幾點吃飯,幾點洗澡,幾點換尿片、翻身,都有時間表。

當大家都出來坐在客廳等著吃飯時,沒有人開口說話,在那裡,你會感到一片死寂、了無生氣,這就是枯萎的生命現象。那景象令人背脊不禁泛起一陣涼意。

老成這樣的人生還有活下去的價值嗎?

 

婆婆的腦神經已經糾結不清,每天我都得有隨時面對問題的心理準備。現在的她充滿想像能力,沒有邏輯,沒有時空概念,卻無時不刻能編出一個又一個令人莫名其妙的「故事」。

有時,她會像鬧彆扭的孩子生氣發火,還會義正嚴詞的指責你,對這些無理的要求,原本我也會順著她的話尾安撫她的情緒,後來護理長告誡我這樣並不是最好的方式,有時候還是得說真話讓病人認清事實,雖然她沒一會兒就忘記。

 

婆婆在上次摔倒後已經失去行動能力,加上兩次長時間的住院,肌肉已經完全萎縮,又因為巴金森氏症以及失智症的影響,大腦神經早已退化無法正常指揮四肢運作,整天不是躺著就只能坐輪椅。偏偏她好勝的本性此刻顯得更加強烈,成天吵著要起來走路,成天說著今天又自己走到哪裡做了什麼事了,叫人哭笑不得。

學不會接受現況的她身心備受煎熬,任誰都可以從她呆滯的眼神及表情讀出心聲。

何苦呢?我心裡不斷想著,也不厭其煩的告訴她人到了一定年紀,許多事都無法作主,這是正常的事,應該趁早認清並接納現在的自己。

當然,對一個失智的老人,我充其量只能說是自言自語罷了,她哪懂呢?

 

這陣子可讓我對自己的生命有了更多的思考了。

人不定會活很老,但很多人的意識裡都希望自己長命百歲,我可不這麼期許,寧可在生命還能自主的時候結束,也不願意沒有尊嚴的苟延殘喘。

每天往護理之家跑心情其實是沈重的,因為在那裡看不到希望。絕大多數的病患都沒有親屬探視,或許是久了,習慣了,把父母丟給護理之家了。

每天花好幾個鐘頭在那裡的我還因此給護理長帶來莫名的壓力呢!她以為是否因為院內的照顧不週我才每天出現在那裡!也難怪,因為幾乎除了我,沒有人這樣做。

其實,我只是在自我救贖而已,上一篇文裡提過了。

 

目前,我已經相當釋懷,不論過去種種有多傷人,都已經用「心」彌平了,有一天婆婆安然離世,我也會把今生這一切恩怨隨她埋葬。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