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桌面圖片 052  

人們常說世事無常,計畫總趕不上變化,最近我在婆婆身上深刻領悟這些常用語。

 

四月份我和老公及婆婆接連住院,當時我祈求上天賜福給我們一家,誰料婆婆才出院沒多久,這個月中又因為半夜跌倒住進醫院。

說到這個老人家,實在有滿肚子埋怨。

她是個很逞強的人,永遠不接受自己已經垂垂老矣,生活瑣事早就無法自己料理。

搬到我家之後白天還可以溝通,一到晚上就「老番顛」,什麼也聽不進去。

晚上睡覺穿尿布是她自己提的,是為了減少晚上影響兒子的睡眠著想。誰知道起床不方便的她依舊硬是要到便盆尿,因為睡不著,所以幾乎每一個小時就按一次鈴叫兒子起床幫忙。

跌倒的那天晚上便是因為已經叫兒子一次卻尿不出來,過不了多久她自己又撐著起來,大概是吃了安眠藥有點頭暈,於是整個人摔倒在地,跌得頭破血流,時間是半夜兩點多。

老公很緊急的叫救護車送到最近的醫院,還好只是皮外傷,但還是住了五天院,而且不能下床,不料從住院開始,她的腳失去站立的力道,從此開始過著臥床的日子。

因為這次的事件,老公決定申請外勞,也很順利的通過評鑑,但臥床的病人已經超過我們自己照顧的能力範圍,於是決定暫時將婆婆送到醫院附設的護理之家。

 

生命的確是脆弱的,婆婆的外傷並不嚴重,但千萬也想不到因為這次意外,她的精神狀態變得很奇怪,有明顯的失智反應,也有瞻妄症候群的現象。

護理之家離我們的住處不到兩百公尺,我們每天都去好幾趟,一來穩定她不安的情緒,讓她感到家人依舊是關心她的,也希望在外勞申請到之前她能好好的住在那裡,得到更好的照顧。

每次去看她,都可以聽她編出許多根本沒有發生的事,時間上的錯亂,以及空間的錯置,說出來的內容真的讓我們哭笑不得。

我們很清楚,她是回不去過去的模樣了,但她依舊清楚的表達想要回家。老公說什麼也不答應,因為照顧上我們是無法負擔的,只能暫時仰賴機構裡受過專業訓練的護士及外勞。

 

面對漸漸不正常的婆婆,二十幾年的怨恨不知怎地就消失了,看見她這樣,我竟然也感到憐憫。

兒子說,我未免太厲害了。二十幾年那麼深的恩怨情仇,居然還生得出憐憫之情。

其實,這二十幾年的日子我恨歸恨,對婆婆仍舊是以禮相待,從不出惡言,只是自己悶在心裡,才導致精神出現嚴重失衡現象。

看見婆婆的現況,我的病症又變得更嚴重了,也許是四個月的時間老公幾乎被婆婆「綁架」的緣故吧?是我太依賴老公了,沒有他的陪伴,我的情緒一天比一天低落沈重,直到婆婆出院回家,我又看見她只能臥床的模樣,不知怎地整個精神崩潰,等不及回診,就先到鎮上的醫院看診。

這回的用藥真的很重,因為我已經壓抑太久,再也無法繼續掩飾內心的孤獨與寂寞感。

 

現在雖然把婆婆安置在護理之家,但我的情緒並沒有回復,胸口總是感覺到有大石頭壓住般的沈重,不知道幾時才能再見開心的笑容。

目前只能祈求老天善待婆婆,如果她來日不多,希望她能平順安詳的離開。

我自己呢?就等著時間來解決了。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桌面圖片 067  

從沒想過,或者從來就避免去想有一天會和控制欲一級強的婆婆同住一個屋簷下。

但世事總不如人願,又或者不如說這是逃不掉的,因為先生是獨子。

農曆年後,婆婆的身體就像溜滑梯般每況愈下,現在已經到了隨時要有人在身邊看顧的狀態。

剛開始是老公回到婆婆住處協助料理一些生活瑣事,漸漸的,她依賴的程度愈變愈強,兩三個月下來,老公覺得一直把我擺在一邊很對不起我,於是就勉強婆婆過來跟我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坦白說,兩個磁場不合的女人碰在一起可能激出的火花,除非是一個人堅守和平理性的原則,不然狀況可能會失控。

當然,那個堅守原則的一定是我,只是,雖然勉強控制自己的情緒保持在平穩的狀態,整天無所事事的面對面,心中還是洶湧著不自在的波動。

 

在我家,婆婆一直喊著睡不著,我知道因為這裡不是她的地盤,沒有鄰居可以七嘴八舌,有一種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壓抑。

每天晚上重複出現的是一個多鐘頭就按一次鈴抱怨睡不著,直到半夜兩三點累壞了才放過大家。

老公也氣壞了,偶爾會因為睡不好引發的情緒語氣重了些,老人家這才乖乖靜靜躺著等待瞌睡蟲來帶她入睡。

白天跟她溝通時她可以理解不應該這樣折騰大家,因為睡眠不足會影響整個身體的新陳代謝,以及心血管疾病的發作。

但到了晚上,她依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鬧,說她不清醒,卻什麼都記得清清楚楚,分明是情緒在作怪,拿她沒辦法,我有時也會威脅她,再這樣下去兒子會被她搞到先死,不過這樣的話還是起不了實質作用。

 

不過十幾天,我的睡眠品質直線下降,本來吃的藥物也幾乎要失去作用,下次回診恐怕又要重新調配新的藥物才有助於睡眠狀態的改善了。

如果婆婆晚上能好好睡覺不這麼頻繁的吵,說真的我還可以忍受。重點是,我實在很擔心老公的身體被她搞壞了。再怎麼說,老公已經年近花甲之年,再健康的身體在這樣連續的精神壓力下也會承受不住的,兒子尤其生氣的就是這點,他是醫生,最清楚睡眠對心血管疾病的影響。

大家都同意要請個外傭來協助照顧,偏偏固執的老公就始終認為自己還撐得住,這可氣壞了一對兒女,就要掀起一番家庭革命了。

我瞭解他是孝順,想要親力親為。但兒子在醫院看過那麼多老人家病死,以及家屬與病人間的互動,他知道臨終前的孝順最重要的是靈性的陪伴,凡事親力親為反而會因為病人生理上諸多麻煩事引發照顧者情緒上的衝突,身體過於勞累就失去陪伴的品質,反而不是一種真正的孝順。

但觀念的溝通恐怕沒這麼順利,還有一段路要走,我想。

 

事情已到無法逆轉的地步,我也坦然接受這樣的事實,只希望婆婆不要再如此刁難大家,讓自己好過,也等於讓大家都好過。

她目前並沒有明顯失智的現象,腦子還很清醒,有可能一切都是心理作祟導致,精神科也看了,效果還是一樣,看來還有的奮鬥呢!

希望我有足夠的心力來應付這樣心智顛倒的老人,也希望老公的身體安好。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桌面圖片 053  

四月中旬自己才因智齒的蜂窩性組織炎住院治療,出院後繼續抗生素療程一週後預約拔牙。因為曾經有過很恐怖的拔牙經驗,又曾因此血流不止,所以懷著非常戒慎恐懼的心情到醫院,還好這次一切順利,過去的陰影也些微退去。

拔牙第二天換老公住院開刀,我因為嚴重的恐慌症,老公叫我不用陪伴,以免又造成另一個困擾,但心裡實在很焦慮,又感到很抱歉,在最需要的時刻我竟變成負擔,幾天一個人在家實在是吃睡不寧,餐餐都是饅頭或是泡麵裹腹。

三天後,老公的頭上帶著三條很長的傷口回來,每條都像蜈蚣般,著實嚇人。本來預計得再度植皮的,還好醫生盡可能的縫合,才免除植皮之苦,真把我嚇壞了。

出院隔天原本希望他能好好休養兩天,讓傷口盡量休息,畢竟是勉強縫合,不能太過使力以免裂開。誰知道這時換婆婆急診住院了,是腳的嚴重水腫。

其實這已經斷斷續續三個月,門診都已經看過無數回,該檢查的可能原因也都排除,兒子說這就是老人家心臟慢性衰竭的現象,其實也沒解。可婆婆就是不認老,心裡始終想要回到過去一尾活龍般的走跳,誰的話都不聽。

住院後,臨時也找不到看護,婆婆每次起床如廁都要人家攙扶,偏偏我又扶不動比我還壯的她,所以還是老公帶著剛逢好的傷口連夜照料。更糟的是,老人家自己要求要穿尿布希望省去照顧者的麻煩,但每次要上廁所還是硬要起床,光一個晚上就起來六次之多,剛出院的老公一點都沒能休息。

更令我擔心的是傷口因為吃力怕會裂開。果然第二天幫他換藥時發現傷口滲血,且有稍微繃開的情形發生。實在忍不住跟婆婆拜託別再讓自己的兒子這樣辛勞,請她多配合。她當下也是不捨的說好,可事實又是一再發生,實在不知該拿她怎樣。

 

第二天終於找到一對多的看護,以為老公可以有時間回家休息。誰知道我們一到醫院,婆婆就告狀被看護欺負了,說她按鈴要上廁所,看護來了卻沒好氣的對她說「你不是穿尿布,不會直接尿下去就好,一直按鈴幹嘛?」這可把老人家氣死了,當下又不敢吭聲。

我一想不對,花錢不是找氣受的,於是跟主護投訴,我想這位看護是累犯吧?護士一問便知道是哪位幹的好事,想必是有告知家屬的不滿,後來狀況的確改善許多,但婆婆已經動了出院回家的念頭,一來因為吃了強效利尿劑,腳已經消了,二來受了氣再也不想住在醫院。

這也好,讓她學到,本來住院就只是跟在家裡一樣吃利尿劑而已,卻又更加勞動全家人,我看以後她不會在動不動就要求要住院打針了。

 

還好這兩天兒子放家回家,有了醫生兒子可以做各種諮詢,婆婆的狀況是好多了。

兒子是為了提前幫我過母親節才回來的,沒想到遇上婆婆的突發狀況,所有的原訂計畫一下子全打亂了,真是應了計畫感不上變化這句俗諺,兒子還頗為失望的,畢竟他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爸媽才跑這一趟。

難得他的一份心意,我們實在不忍心他失望而歸,本來預計到新竹吃的大餐就只好取消,臨時到就近的大甲吃平價日式料理,簡單的心意已經夠讓我感動了。

昨晚送他搭車北上,家裡又恢復了只有我一個人和狗的生活,婆婆佔據老公的時間越來越多,我已經不再多想,遲早都要習慣的,直到她心甘情願請外傭為止,但恐怕得等到她痴呆了吧?這有得等了,還是別太過期望的好。

就當作老年前期單身生活的練習吧!世事難料不是嗎?誰知道這種事幾時發生呢?

 

但還是期望上蒼多點福氣給我們這一家吧!事情實在夠多,實在擔心老公受不住這樣的負擔,拜託老天爺了。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