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3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桌面圖片 048  

前天是爸爸逝世第一年忌日,依據南部習俗,前一天傍晚大家還要「圍庫錢」,我不知那意義何在?但既然母親也認為一切跟著習俗,那就做了,反正兄弟姊妹也趁此機會聚會,現在要把大家在同聚一起已屬難得,這麼想就不會覺得怎麼這麼多繁文縟節。

事情處理完後媽媽建議就到餐廳聚餐,省去在家動鍋鏟,累了兒媳。這是最好的提議了,現代人講求效率,人又這麼多,一方面省事,二方面也刺激消費,為社會經濟貢獻一點心力。

用餐中少了爸爸大家還是有點哀傷,但傷痛總要止息的,老死是人生必經過程,時間到了,死神就會把人帶走,怎麼也留不住。

飯後,大家各自離開,家裡又只剩媽媽,我不願多想,這是她自己的抉擇,堅持要守著和爸爸奮鬥一生的破房子,她覺得一個人住自在多了,雖然寂寞,但總比跟兒媳住省去許多可想而知的困擾。

也許,這是明智的,反正她現在各方面都還可以自理,我想維持現狀是目前最好的決定。

 

第二天要「作忌」拜拜,大家都因為工作缺席,只剩我和小弟,媽媽很體諒大家,因為不景氣有工作就以工作為優先,爸爸也應該會體諒才是。她就是這樣為大家著想的母親,也因為想得太多,才導致有嚴重憂鬱症,整天胡思亂想,情緒低落到極點時就對著爸爸的照片痛哭,再不然就打電話跟我發洩,把垃圾全丟給我這個一樣有嚴重精神病的人,有時我很想告訴她,我也承受不了,但想想我還有依靠,終於還是作罷。

其實,我很想落跑,跑得遠遠的,什麼都不通的地方,好圖個清靜。

其實,我自己也有許多解不開的心結,只是他們從來不知道。

 

最近婆婆的身體每況愈下,對兒子的依賴明顯強烈,一知道我們要南下兩天,就突然又說感冒了不舒服,想藉此拖住兒子,我們心裡都明白她的潛意識在作祟,但父親的事是不能缺席的,所以我們還是依照原訂計畫離開,為了安心還幫她找了一個看護廿四小時陪伴。

誰知道第二天一早她就打電話給老公又是不舒服什麼的,逼得我們只給父親上了香就一路奔回家,結果,看護把她照顧得好好的,正在睡午覺。

我始終懷疑她真的愛孩子嗎?從我嫁進這個家門,她不是用強勢威逼,就是用苦肉計企圖拖住孩子,她似乎不管孩子已經開枝散葉有自己的家庭這回事,我一直認為她是個自私的母親。

現在更嚴重了,幾乎整天用病痛把孩子綁在身邊,從沒想到孩子的家裡還有人在等著門。

該是請人長期照護的時候了,但我想這還得經過一段奮戰過程,因為她的私心,她想要別人稱讚有個孝順的兒子隨侍左右。

這是她想要的驕傲。

 

本來我一直對這些事感到很不平衡,這陣子醫生的用藥改變真的幫助很大,我認了,反正她需要的是兒子不是我,我何不樂得輕鬆呢?即使家裡變得空蕩蕩,整天只剩我和狗兒子,就當作老公現在在當看護就好了,換個想法,換個生活方式,過一段單身生活,也不錯的,這樣想,心情就輕鬆多了。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這本心經不知道要念多久才能解脫?

期望,期望不要太久,我知道自己的能耐到哪裡?太久大概又要發作了,這不是我願意的。

我祈求上天聽見我的心聲,請成全我。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桌面圖片 143  

昨兒晚餐不知怎地,吃著吃著突然覺得喉頭卡卡的,有個東西嚥不下去,喝了水,吃了水果,還是無法把它處理掉,感覺它是軟的,又不像魚刺,想不到什麼辦法只好到醫院看耳鼻喉科。

真的再次體會到所謂如鯁在喉的不痛快感。

印象很深刻的一次,也是第一次,是在唸書時在學校吃大鍋菜被魚刺卡到,硬的魚刺比起這次更是難過幾十倍,自從那次以後,凡是有小刺的魚我一概不敢嘗試。

這次又讓我想起當時的可怕經驗,可怕的是醫師把舌頭壓扁時的嘔吐感,那種要把肚子裡的東西倒出來的噁心不適,才是最難過的。

 

在候診室外,一顆心七上八下,腦子裡盡想著嘔吐的畫面,想得心都慌了。

終於護士叫了我的名字。醫生問我怎麼了?我一臉不好意思的說吃東西不知怎地卡到喉頭了。

他問我晚餐吃了哪些食物?我一五一十的敘述,醫生想想好像沒什麼東西會卡到啊?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東西嚥不下去。

終於,最痛苦的時刻來臨。醫生叫我吐出舌頭,喊著啊的聲音,用鴨舌板壓住我的舌根,天啊!一陣噁心反胃,就要吐了,醫生鬆開了鴨舌板,沒發現東西。

再一次,喔!真是受不了,但不把那討厭的東西取出來也很痛苦,就忍忍吧!

啊!再出聲,終於這次看見了異物,費了不少功夫終於把那怪物夾出來了。

是什麼東西呢?醫生拿給我看,我簡直不敢相信,居然是一片約兩公分長的高麗菜絲,那當下我可是愣住了,怎會這樣呢?

 

活到這把歲數,居然被菜葉哽在喉頭,也太不可思議了吧?菜還是軟的呢!細長型。

護士還安慰我說拿出來就好,很多事情難預料。

是啊!難怪有人吃湯圓會噎死,天底下真的什麼事情都見怪不怪。

回家後我仔細想想吃飯時到底是不是不專心才會這樣?好像也還好,吃飯看電視每天都這樣啊!被菜葉卡到,實在是離譜了一點啦!

我想以後吃飯更要細嚼慢嚥了,眼睛還是少盯著電視看比較安全,尤其吃魚的時候。

這一回可又把我嚇到了,那噁心的感覺,唉唷!驚呀!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桌面圖片 002  

再過幾天就是父親的對年忌日,時間過得真是倏呼的快,記憶裡那天才為父親辦了一場莊嚴隆重的喪禮,而今一年將至。

這兩天跟母親聯繫,聽她又不時想起老伴而傷心落淚,實在不知如何安慰她才好,畢竟五六十年的革命情感,即使爭執不斷,兩人依舊相依相隨大半輩子,不想他恐怕是強她所難的。

感情就是這樣,在一起時經常不當一回事,失去了,才總是懷念當初即使吵架都感覺甜蜜。

不懂人為什麼總是這樣的習性?看過那麼多身邊的人因為失去而懊悔,卻依舊無法帶給自己深切的領悟。

是人類的劣根性嗎?非得要痛在自己身上,才真正感受到這些存在是真實的?真的令人欷噓。

 

最近為了家裡一些狀況的不可控制我也失常了。本來我是壓抑在心裡的,實在忍不住了只好對著空氣發火,沒想到對著空氣發洩是好的,既不傷人又可洩憤,讓心火稍微降溫,再慢慢思索調整之道。

幾次之後,我發現自己慢慢透過調息得以讓腦筋清醒,再藉由轉念的力量改變對事情的悲觀看法。

精神科醫生也給我適時的協助,除了聽我發洩情緒,也改了藥方,新增一顆抗憂鬱的白色藥錠,讓我每天的心情都保持在平靜的水平,幾乎不會到生氣的地步。

好不容易這一陣子的紛亂終於在多方努力及自我克制下勉強接納,免除一場家庭革命。

 

這也是一個值得好好深思的事情。

面對人的老死,我們究竟該用怎樣的心情?

父母對子女的疼愛究竟該用怎樣的方式表現?是讓子女親自服侍你的吃喝拉撒,來滿足我家有孝子的虛榮心?還是花錢請專人照料,讓子女依舊擁有自己的生活空間?

人在走到這個境地的時候,好多時候考慮的都是金錢問題。若真是經濟不允許就沒話說,只好自己親自照料。

如若許可呢?是否仍要堅持著把錢留下來,卻把子女綁死在自己跟前沒有了生活的自由?

 

正常地講,這些事離我還有段距離,但我不得不提早思考處置之道。

我愛我的孩子,我不要他將來為了生活不便的老母毀了自己該有的美好人生,我願意讓專人照顧,花錢換取他的幸福。

對我來講這才是真正愛孩子的表現,我捨不得孩子為了父母犧牲自己的人生,這是自私的父母而不是愛孩子的父母。

當然這個重點還是要有一筆經費作為後盾,所以,事先的準備很重要,不要以為躺下來是老了以後的事,人生無常啊!

隨時都準備好,最好祈禱倒下的那一刻能快快的、順順的離開,不要拖拖拉拉,連累了家人。

我經常這樣禱告著。

千萬別像我父親不省人事的躺了一年多,花掉了許多積蓄,卻連道別的機會都沒有。

 

看開點,人生就是這樣,長短不由人,有深度的活著勝過活得很長卻空空洞洞。

我由衷這樣想著。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岳玲家人照片 544  

自從婆婆身體變差需要更多時間陪伴照料之後,我已經有許久的時間沒有感受到所謂的微幸福。

從小確幸到微幸福,所求的越來越微薄。

為人媳的總會經過這一趟路的,一個轉彎的過程,只希望轉彎過後遇見的是風光明媚的確幸。

 

想想現代人的追求,由過去的築夢到如今的小確幸,目標越來越小,是心態上的容易滿足,還是現實上的不可奢求?

我不知道,但從自己心態上的轉變至少明白一切都不一樣了,這是一種社會氛圍,大家都不太為生活付出過多的勇氣,怕失敗變成一種習性,只想擁有可以掌握的小確幸就覺得滿足。

對我們這種年紀的人而言,這樣的心境是可以接受的,但對於正在起步的年輕人,若也只是這樣的心態,我怕不是個人及社會全體之福。

到底這樣的心態是能力上有所不逮,還是鬥志上的消沈?

每個人都怪大環境的不如人意,仔細想想果真如此嗎?能力與機會永遠脫不了關係,準備好了的人才有機會脫離困頓的泥沼。

 

就算是微幸福也得用心尋找體會才能出現。

狗兒靜靜躺在我的腳邊睡著,我輕輕的撫摸他的毛髮,聽著他安穩的呼吸聲,那是一種微幸福。

一壺法式咖啡,兩片手工煎餅,狗兒雀躍的跳在我的胸前,那是一種微幸福。

躺在椅子上看電視,狗兒依偎在身旁撒嬌著,那是一種微幸福。

將狗兒抱在胸前,四目深情相對,任他親著我的臉龐,那是一種微幸福。

我的微幸福跟狗兒緊緊相連,他已經是我幸福的泉源。

 

一連串的微幸福就是一種小確幸,一連串的小確幸就是一種滿足。

知足便能常樂!我期許自己能常保如此心境。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桌面圖片 034  

連續兩天都有遠方的舊友來訪,家裡難得一片鬧烘烘,大人的談笑聲及孩童嬉鬧聲縈繞整個屋子。

下午終於恢復平靜,老公回菜園巡視,家裡只剩我和狗兒,清靜的氛圍籠罩,宛如置身無人之境,心理感到好舒坦,好悠閒。

真的不喜歡一向習慣的簡單步調被破壞,喜歡小心眼的過日子,但求一吋淨地安頓身心,那種滿足絕非萬貫財富可以比擬。

 

平淡的生活也許無味,卻多了份沈澱的踏實感,不會有俗事纏身的煩躁,一顆心兒脫序的跳動,像是隻不安分的兔子。

這麼多年來已經習於沒有閒雜人打擾的生活,出遠門是久久一次的事,兩天一夜南下的探親行,之後便又匆匆返回。

距離讓關係都淡了,我卻喜歡這樣,可能是個性孤僻?或是我一直都在尋找跳脫複雜關係的路徑,而今只是環境使然?

不想再傷腦筋找答案,即使人生變得索然無味,我一點也不以為意,簡單是好的,平淡是好的,冷清是好的。

挺喜歡生活中帶點孤寂,有更多屬於自己的時空,發呆也好,忙碌也好,只屬於自己便好。

 

每天起床後感受到一股寧靜是最幸福的了,沒有吵雜的聲響,只有狗兒安靜的尾隨,靜靜的坐在身旁陪伴一天的開始。

不知道何時起野心都收斂掩埋了,每天只想著小確幸,微小的、可以掌握的、確切的幸福就很滿足。

如果時光倒流二十年,這樣的心境很不長進吧?年紀輕輕只想著小確幸怎能創造美好的理想人生?國家社會也會缺乏進步的動力。

可現在便不同了,早已不在職場上拼鬥,每天閉門不出,夢想若能實現早就成真了,這時眼界倒得看得開闊,能夠日日擁抱小確幸應該就是幸福人生的縮影了。

這樣的思維讓我對現況的不如意釋懷不少,算是成功轉念的一例吧?

接下來便是嘗試接納生活中不得不的變化,畢竟變化是人生裡不可迴避的可能,世間沒有永遠不變的規律,變化才是恆常,大家都琅琅上口的,真要做到卻要用很大的心力支持著,事情總是說得容易,真正做起來難得多了。

 

最近在格子裡抒發不少心中事,幸運的收到好些格友給我許多充滿智慧的回應,是當頭棒喝,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在我紛亂的心海中劈開一條路,雖然走得膽顫心驚,卻慢慢找到自己較能適應的頻率。

也許是已經找到宣洩口,積累的怨氣破口後正負能量開始取得平衡,加上醫生改了藥方,目前感覺好多了。

我在想,生命便是這樣的循環。我們被教導人生要往前衝刺,獲得美好生活,一旦撞得滿頭包,或是跌得頭破血流,前進無路時,為了活下去便會試著往後退,想想粗茶淡飯的日子也有不錯的滋味,布衣平民的生活雖然清淡無味,至少還安穩的活著,就這麼著也好‧‧‧

說好聽點是識時務者為俊傑,人生當中進進退退在所難免,心態保持彈性才不會讓自己受傷太重,好像也說得過去。

以前我不會允許自己有這種消極的想法,經過這些年的「貧病交迫」,我想懂得適時屈服也是一種人生智慧吧?

這樣的認定使得我可以過著簡單樸實的一天天,一年年。久了,也覺得這是一種不錯的生活情境,慾望不多,失望也不多。

雖然目前遇上困境,但總是躲不掉該來的,就硬起頭皮面對了,時間會解決這些惱人的問題的,我不想再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我祈禱,一切都能在安穩中進行,用我可以接受的速度緩慢的前進。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桌面圖片 038      

這週又是看病週,精神科、耳鼻喉科、風濕免疫科,回鄉下後就一直跟醫院打交道,所有的毛病都定義為慢性病,一輩子吃著不會根治的藥物,實在沒有意義,但不吃,一旦發作又是拖累家人,兩害相權取其輕,有時我都不知道該不該任性而為?

 

昨天回精神科門診,主任正好跟科裡的同仁開會,一拖一個多鐘頭,別說我自己都等得心跳加速,坐立不安,我看其他十來個病人的模樣恐怕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些病人的病情幾乎可以從眼神、表情及手腳動作間判別。

輕者眼神飄忽,重者呆滯無神,手腳間也不斷散發出不安的動作,坐不了、站不住,漫無目標的踱步。

有一個令大家的眼神都集中注視的是一個年約五六十的婦人,由他的孩子用輪椅推過來。

她的手腳都被繩子牢固在輪椅上,眼睛大而無神,頭髮理得很短像個男人,聲音很洪亮,不斷地在候診室自言自語,眼睛還四處逡尋著,不知道她的對話對象是誰?

我不敢一直注視她,但我試圖用耳朵聽聽她的話語內容,可惜她口齒含糊不清,只能比較清楚聽見幾個不斷重複的單字。

我猜測,她心中有一個簡短的故事架構在進行著,但很明白可見的是故事不斷輪迴,她正在表達某一種情緒與對故事主角的關心。

 

忽然間,我想到江蕙有一首歌叫作「瘋女人」,歌詞寫著一個看起來像發瘋般的女子也許有一段令人心酸不捨的生命故事。

不知道診間這位婦人有沒有令人同情的人生之歌,但她現在的樣子真的已經失去生命的尊嚴,可惜她應該不知道自己正過著非人的生活。

那當下,我也想到自己的處境。

這陣子我也陷入前所未有的困頓之中,日子裡沒有可以傾訴的對象,於是我也開始喃喃自語了,生氣時對著空氣大罵該死的傢伙把我的人生搞成現在的鬼樣子。每一顆微塵成為我最好的聽眾,他們不會反駁我,不會罵我,當然也不會同意我,或回應我。

發洩完畢後,我覺得情緒比較沈澱了,又煞無其事的收斂起猙獰的表情,繼續過著違心之論的生活。

 

比起診間那些精神患者,我自覺比他們清醒多了,至少我知道自己正在偽裝,正關起門來發狂,然後又靜靜的收起如淘天的浪,把身心再一次的安頓在看似平靜的沙灘。

可是,我又想,有一天,當我失去了清醒的能量時,我的處境是否就像那個已經有妄想症的婦人,四肢被牢牢綁在輪椅上動彈不得,只剩一張嘴碎念不停,滿嘴都是沒有意義的語彙,沒人聽懂的廢話?

 

我不想知道她有什麼可憐的故事,但至少我知道我有,只是到目前為止,我只能放在心裡默默承擔,或許這是三明治時代女人的故事,許多人都經歷過的,只是角色扮演所衍生的架構略有改變而已。

過去的查某人在時代的巨輪下多是犧牲的角色,我該不會是剛巧生長在尷尬的年代吧?這樣想,有安慰到自己嗎?

女人的故事說也說不完,悲哀的是,男人都聽不進,我永遠不奢求男女平等,因為在我的世界裡永遠不可能發生。

我只有一個小心願,就是能夠安安靜靜的過完這輩子,下輩子再也不要來了,再也不要。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桌面圖片 001  

朋友從屏東北上來訪,認識超過三十年的情誼,比自家手足都還要親近瞭解,是世間難得的珍貴友情。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朋友來找的,除了這對夫妻之外。

真的很自閉,從搬回鄉下就變成這樣,個性整個大轉變,意識潛意識都在試圖切斷過去所有的連結,好奇怪的,自己也無法理解。現實或虛擬的好友都一再相勸,我卻依舊做不到,心就是莫名的關閉了,完全沒有打開的意願與動力。

世界突然變得很小,小的容不下別人,就像眼裡容不進一粒沙。

好累的心理模式,自己知道的,卻怎麼也走不出作繭自縛的困境。

當世界只剩自己時,莫名的眼淚會流下來,經常捫心自問為什麼把生命搞成這副德行?

如果生命是由一連串基因組成,我的基因鏈到底哪一段出錯了?導致四十歲之後開始發生一連串不可控的變化,顛覆了原來美好平靜的生活。

如果世上真有通天本領的人,我真想知道老天打算怎麼安排我?未來的我將有怎樣的人生結局?是悲是喜?是圓滿還是殘缺?

 

最近我的生命闖進了「外人」,其實她已經存在很多年,只是過去有距離作為屏障,而今她正在凋零,變得強烈的依賴,我的生活圈不得不被迫容進她。

在我,她是個外星人,我們從不曾存在同一個世界頻道,如今卻得圈在同一個小世界裡,試想這將產生怎樣的痛苦效應?

舊有的一切都變調了,節奏變了,品質變了,頻率也變了,寧靜的世界彷彿撕裂,流血了,卻沒有血色。

不知道該對誰吐露,因為連一個能夠傾訴的對象都沒有,想想只有訴諸文字,說了,然後隨著螢幕消逝。

 

很心疼自己的遭遇,也覺得對不起父母,我糟蹋他們生給我的寶貴身心。

從不曾放棄扭轉這樣的境遇,但,就是轉不動,轉不動!無奈,讓我好恨好怨,為什麼我有一顆軟弱的心?寧可歷盡滄桑,也做不出傷害別人的事?我多想是個壞人啊!壞到徹底的人。

深吸一口氣,再把所有的痛恨憤怒吞下去,好難的事可有人真正瞭解。

朋友叫我保重!我心領了,因為我知道滿腹委屈是不會有健康身心的,除了無言以對,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回應。

 

把一切都交給時間了,我祈求時間站在我這邊,它應該給我一個交代的,我沈默將近三十年,難道不應該等它一個交代嗎?

會吧!心誠則靈,我願意等。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