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桌面圖片 011    

早上臨時起意想到市場晃晃,帶著懷懷一起前往。發現過完年市場的人潮少了許多,攤販也相對減少,甚至聽不見叫賣推銷的大聲公,景象跟過年前差很多。成群成群的婆婆媽媽一下子都不知躲哪兒去了?人擠人擠得水洩不通的景象不再,感覺有點稀微。

我隨性晃到一家賣蕃茄、洋蔥、馬鈴薯的攤販前挑幾顆大蕃茄,老闆是個年紀約莫三十不到的年輕人,臉上還長了許多痘痘,攤販前站了好幾個媽媽正在挑選,老闆應該心裡很高興有不少客人上門,滿臉笑容的為客人準備塑膠袋。

佔地不大的小販靠的是銅板維生,我看見磅秤下面的盤子裡有好多十元五十元的銅板,心想這個年輕人願意做這樣的小本生意維持生計真不簡單,許多年輕人的眼界都高到天上去了,根本看不見地上的銅板,走一趟市場都不願意了,更別提在這種氣味複雜的地方謀生。這令我越發佩服起眼前這位滿臉痘子的年輕人。

我不經意的瞄了一下盤子裡的銅板,少說也有兩三千塊了吧?磅秤下還有幾張藍色紅色的鈔票躺著呢!看來他今天的收穫應該很滿意,我也沒來由的為他高興。

 

媒體一天到晚報導經濟不景氣,卻也經常報導哪裡的美食又是大排長龍,什麼天外景點人山人海,真令人感到錯亂,景氣真的這樣差嗎?還是被媒體不斷洗腦,大家不知不覺的受到影響了?

事實上,會花錢的永遠不管經濟的景氣與否,相對不會花錢的,就算景氣再復甦,市場上也賺不到他的錢。

花錢的大方與否其實跟個性有很大的關係,我覺得。

有的人錢總是花在刀口上,有的人卻總是花在情緒的起伏上,這樣的花錢哲學也凸顯一個人的生命價值觀。

當然,這沒有好壞對錯可予以評判,只是加加總總多少還是影響一生的結果。這是我的淺見。

 

回到鄉下之後我幾乎不逛市場的,不缺什麼就沒有閒逛的理由。再說,出去逛就會被勾起花錢的慾望,女人的錢好騙不是沒有道理,家裡永遠少一件美好事物的心態就是陷阱。

我也幾乎不進城逛百貨公司,理由一樣,該有的都有了,再買只是滿足慾望而已。

尤其自從孩子開始上班,我就更能克制了,因為捨不得花孩子的辛苦錢,雖然他總是大方的給錢,甚至給我們辦附卡。他越大方,我反而越節儉,總覺得應該幫他存下來。錢要有花的價值時才用,不是嗎?

 

今早市場的年輕老闆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收銅板收得很快樂,雖然都是幾十塊這樣的小錢,但一天下來積少成多,每天收個幾千塊是很容易的,一個月下來至少有五十K吧?比起看起來高尚的行業卻領二十幾k要強得多。

這就是現代年輕人令我不以為然的價值觀。

不知道是誰把他們的觀念扭曲了?是社會,還是家庭?

台灣的未來如果真的交付在這些人的手裡,才真叫人感到不安吧?

都是教育惹的禍,教改越改價值觀越糟糕,再不懸崖勒馬,恐怕就來不及了。

新聞報導我們已經不再是亞洲四小龍,這是一個多大的警訊,但年輕人恐怕不在乎吧?他們只求現在當下過得爽快就夠了,明天留給明天的他煩惱,看似很悠哉自在的心境,其實不過是逃避責任罷了。

 

大家都有責任把這樣的狀況扭轉過來,別再推託這是政府的事,從自身的家庭教育做起吧!

教育,永遠是以身作則的工作。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零拍 173   

八點多剛起床,忽然聽見老公在樓下大呼小叫,叫我趕快換衣服,說婆婆摔倒了,醫院在鬧市停車不便,叫我跟著到醫院先帶她下車掛急診。聲音裡聽得出來他「心狂火著」,這倒是叫我有點驚訝,他平常不是這樣的人,也許是自己的老媽才這樣吧?

而幾乎同時,我想到老公曾說過我對緊急事件的反應都很「冷」,我記得我的回應是「是冷靜,不是冷漠」。

今天我的反應也是冷靜,雖然心裡有所動盪,但事情已經發生,除了冷靜以對,並無法改變後果,而且我猜測,可以等我一起送醫,就表示不是太嚴重。

因為是婆婆,所以我當然不敢怠慢,動作迅速的整理好服裝儀容,便在樓下等老公開車載她過來。

一上車,看見婆婆嘴巴流血,臉上有點擦傷,因為她摔倒時老公在菜園,所以我要先瞭解她的狀況,以便跟醫生說明。

我問她腳有沒有感到疼痛,摸摸她的膝蓋還好,問她有沒有撞到頭,她說沒有,簡單的問過之後,我想應該只有嘴巴比較嚴重而已,也就放心了。

到了急診室,醫生過來也是先問診再檢查,的確如同我的瞭解一般。但為了謹慎起見,還是照了X光,證實頭部膝蓋都沒有問題,嘴巴傷到表皮,可縫可不縫,只要止血擦藥膏就可以。

看完醫生已經十點半,我快要餓昏了,而且早上的醫院熱鬧得像菜市場般,一片吵雜聲讓我的恐慌症有點要發作的跡象,實在感到很不舒服。

 

今天第一次推輪椅,沒想到推的是婆婆。這老人家真是固執到極點,都什麼時候了,走路都會跌倒了還不想坐輪椅呢!就怕人家「笑」,會很丟臉,你聽聽這什麼理由。

七老八十了,面子有那麼重要嗎?最近這一陣子她狀況連連,給她柺杖杵著走路是為了安全,她也是在被我們罵了好幾次後才願意嘗試。平常到醫院看病叫她戴口罩以免被病毒感染,理由還是一樣,戴口罩難看。

我的天,這樣的老人該怎樣跟她溝通?都八十好幾的老太婆,還在乎什麼好看?每次叫她做這些事都忍不住想要罵人。

想不通一個人的執著可以到無微不至的地步,好面子到這種程度應該很難想像吧?

好面子有讓自己的人生變得比較富貴繁華嗎?並沒有,一生還是這麼平凡的過。

我覺得很可悲的是她一生都很在乎別人的看法,都在跟別人比較,別人有的她沒有就是一種羞恥,嘴裡不說,心裡卻是被傷得很重似的,看臉色就知道。這樣活著的意義在哪裡?實在令人感到疑惑不解。

 

跟婆婆相處將近三十年,我看著她身體由強壯到如今的老態龍鍾,也看著她的個性隨著年齡增加越來越固執強硬。

說真話,這段談不上和諧的婆媳關係讓我體會到許多人生的無奈與悲哀,尤其身為女人。

人說婚姻是讓人體會人生最好的地方,這話絕對一點不假,男女都會在婚姻關係中受到最嚴厲的鍛鍊,也許也會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幸福感。

在我,痛苦是遠多於快樂的,因為媳婦難為,後母難為,我活在三個女人的砲火中,躲都躲不掉。

現在的我都已經步入半百之年,也許再過幾年我也會扮演婆婆的角色。但,天知道,我有多排斥。因為曾經受過的,還深深烙印,我沒把握自己會不會有絲毫熬成婆的心態來對待孩子最愛的女人,如果會,這對孩子將是怎樣的傷害?這個女人何其無辜?

我無時無刻不這樣反思著!我祈求自己不要成為這樣的人。

 

人的一生都在關係中度過,各種關係的糾結寫成一本人生的書。

關係不會始終是快樂美好的,因為利害得失,因為個性差異,因為種種意料不到的插曲介入。

過去我不斷透過閱讀檢討自己在關係中的立足點,一直想辦法讓自己跳脫關係的網絡,但始終是無法達成的,我仍在繭中無法破出。

太難了,這是女人最悲哀的事。

而,最悲哀的,莫過於女人總是為難女人。

我,想不透。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抽象五四  

連著幾波寒流急凍,冷得人筋骨都僵硬了。還好這兩天氣溫雖低,但陽光不吝嗇的散發熱力,顯得一片暖洋洋,曬曬棉被與厚衣裳,帶進滿室太陽的香氣,享受一點小確幸,也為凍僵的生活增添些許暖氣,快樂多了。

這段日子因為婆婆每況愈下的身體需要更多時間的照料而感到煩心,雖然婆婆不敢要求我,都是老公主動去做,但這是牽一髮動全身的老話題,這樣的狀況,使我忍不住陷入「一個人活到無法自己照料起居,活著究竟還有多少意義」的問題裡打轉。

我自己念生死學,對於個人的生死當然毫無疑問的看得很開,關於家人,本也是生死有命,無法強求。

也許,看過太多人間世事讓我有些宿命,總覺得人該怎麼死,何時死,都是冥冥中自有定數,沒有誰能有自己的意見。

近來看著婆婆的生命加快速度的萎縮,老人家卻對活著的執著心態越強,令人不禁感慨欷噓。

八十五了,即使未曾富貴,能享有如此長壽,得子賢孝,也應該知足感恩了,死有何懼呢?每天聽她說這怎樣說那不舒服,我實在滿心問號,到了這個年紀,還想向老天多要些什麼嗎?該給的早給了,該要拿走的也已經拿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何時平靜的跟家人道別。有智慧的、看穿人間世事的人不是該這樣嗎?

 

我是個直人,說話直接了當,當然對老人我是絕口不提死亡這令人諸多忌諱的事,不過跟老公我就直話直說了,我們的觀念大致相同,但如果是有針對性的,也會搞得劍拔弩張,畢竟是他的老母,人性的自私面就在這時顯露,我心知肚明,結果就是不說也罷,留給聰明的他自己想想。

其實,談論這樣的話題並不是我白目,而是事實正在進行式當中,有些事是來不及應對的,必須事先有所共識。

可惜,這輩子我們兩個之間有個無法溝通的死角,是銅牆鐵壁般的堅硬,就是關於他的母親。

這是孝順的結果,所以,關於孝順我總有自己的另一番解讀。

這也是無時不刻侵蝕我幸福生活的毒水,一點一滴的,時間如果夠久,還是有機會滴水穿石。

 

信仰,對我這種角色是很重要的元素。

大家都會勸人轉念,其實我試過,一試再試。

轉念並不是轉個念頭那麼輕而易舉的小工程,轉念需要好大的力量,它就像是個有強力彈簧的把手,轉過去還得用很大的力氣緊緊按住,不然,咻一下,又彈回原地。

你必須找到很強烈的信念來取代原先的想法,還需要很大的能量支撐你的信念,才有可能轉過念頭的方向。

那個過程,其實也是個很大的煎熬。你想轉念,知道轉念才是有助於現狀的,但是這個浩大的工程卻是如此艱難,而你必須獨力完成。

 

原本以為自己很厲害,轉個念有什麼難,以前都經過大風大浪了。但,當你處在艱困的環境中,你的能量會在無形中被耗盡,沒有足夠的能量,什麼事也做不好,而且會帶來很大的挫折感,產生惡性循環,開始懷疑世間的種種是不公平的。如果不能及時察覺,搞不好會帶來精神上的傷害。

前陣子去拜拜求神賜籤,就是在無助中尋找一盞明燈。

神衹的存在是一種無法科學驗證的奇蹟,但有經驗的人是深信不疑的。

確實,我相信神以各種型態存在宇宙,相信產生信仰,信仰產生力量,這股無形的力量支撐著我與惡劣的環境繼續纏鬥下去,而且相信時間會站在我這邊。

 

關係總會有了結的一天,因為死亡會切斷所有的連結。

在我而言,死亡是好的,它讓許多無解的事得到解決。

死亡也是新生的起源,它讓世間事有了重新開始的機會。

這也是轉念吧!

轉念是無時無刻都要做的,至少對我而言是沒有休止符的。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 Feb 17 Mon 2014 09:30
  • 求籤

零 001  

元宵節過了,年也隨著走入正常軌道,各行業開始如常運轉,世界又恢復原先的步調。

從除夕開始,我就跟著家裡的老人家開始到各處廟宇拜拜,這是每年過年都免不了的。總是從當地慈和宮媽祖廟開始,接著到通霄白沙屯媽祖廟,然後北港朝天宮、鹿港天后宮,一路拜媽祖娘娘,祈求一家大小平安健康、工作順心。

過年期間每座廟宇都人聲鼎沸,香煙鼎盛,大部分人連神尊都無法親眼目睹,但依舊很虔誠的雙手合掌,在遠遠的地方祈禱求福降臨。

人人都有想要祈求的事事項項,我當然也有自己的。

但有的可以大聲跟別人分享,有的只能默默放在心裡,不能對外人道的,是為期已久的心事,或說是難解的人生題。

 

元宵節那天下午我到鎮上的慈和宮拜拜,因為是近午時光,人潮明顯少了許多,我有了更多時間可以跟天上聖母好好溝通討論懸在心中許久的事。

先點了五炷香,報告自己的基本資料,及想要神衹瞭解、解決的事情,之後稍等一些時間,就可以開始溝通了。

說是溝通似乎有點抽象,其實人神間的溝通僅靠著心念的感應,以及聖茭的正反組合,喜歡追根究底的人會覺得太不科學可信。

其實也是,但對於置身濃霧之中,已經沒有主意的迷途之人,卻是一個強而有力的支柱。

信念,就會產生力量。不管對於任何信仰都是一樣的道理。

 

過了一些時間後我拿起聖茭開始跟聖母吐露自己內心的罣礙,請教祂是否願意賜給我一張籤詩指點,結果是聖茭,於是我開始抽籤,抽到第三支就給我三個聖茭,過程還算順利,我興奮的找到那支籤詩,仔細閱讀並咀嚼其中意涵。我想,媽祖是靈驗的,祂瞭解我心裡的障礙,給了我很理性的建議,我心悅誠服。

回到家,老公幫我用易經八卦解籤詩,是凶象,其實還頗符合我現在的處境,動輒得咎的狀態。籤詩指出最好的應對之道就是置身度外,不去介入其中,只要保持輕鬆的身心以對,船到橋頭自然直。

解完籤詩,我跟孩子聯絡,告訴他求籤的事,他說既然媽祖都這麼說了,叫我就放下不管了。

我聽進他們的勸解,告訴自己把事情交給時間,放下吧!總是有人會替我作主的,何必強出頭想要扭轉劣勢呢?

 

幾天後再回想自己對神明的祈求,深深覺得人真的無力可與環境相抗衡的

世間事有太多不是人為之力可輕易解決的,求神拜佛大都是已經走入困境裡的人才做的事。

做這樣的事並沒有所謂高低尊貴,我把信仰當成人生的燈塔,在你感到無助、慌亂,沒有方向感的時候,它就是最好的指引。最重要的是可以讓你頓時感到安定平靜。

我相信世間存在著一種無形的大能,它以各種身份顯現,在不同的信仰體系中受到不同形式的崇拜與仰賴。

 

而今日子已經走進正常節奏,我那不解的牽掛就把它交給無形的能量處理吧!只要我堅信這股大能的存在,一切都會應我的心力前進的。

而我從沒有懷疑過。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槐槐 007  

昨天下午正悠閒地欣賞白宮夜未眠到精彩片段時,忽然聽到電鈴唧唧的叫著,狗兒懷懷的反應就是狂吠直奔樓下,動作比爸爸還要迅速。打開門一看,原來是隔鄰要來拿東西。老公好心幫忙搬過去,事情辦完,他上樓繼續原來正在進行的工作,我也繼續欣賞影片。

幾分鐘後,我猛然發現懷懷竟然沒有在我們周遭,這可不是正常的現象。平常他都跟著我們的,我們在哪裡,他就在哪裡,絕不會離開我們的視線。這剎那,我嚇到了,莫非他又被爸爸關在門外?

懷懷習慣跟在我們屁股後面,有好幾次因為我們沒注意到而被關在廚房及餐廳。還有一次更離譜,他跟在爸爸後面走出紗門,因為爸爸沒注意,所以被關在門外將近二十分鐘,直到我找不到他的蹤影,才在車庫發現他直挺挺的站在外面看著家門,一臉無辜的神情,真的好令人心疼,那次爸爸被我罵得很慘,實在太不小心了。

 

昨天更糟了,他不是被關在車庫,而是跑到大門外不見了。肯定是爸爸幫鄰居搬東西過去打開外面的門時沒注意,才讓他跟著屁股後面溜了出去。

爸爸進門時沒發現狗兒不在身邊,還自顧自地上樓做事,我也沒注意他不在,直到大概五分鐘後才赫然發覺狗兒不見了,爸爸匆忙下樓打開門,慘了,不在車庫,這才驚覺糟糕,他跑到外面去了。

剛開始,我以為他應該又被關在車庫,所以沒跟著下樓,過了一會兒,突然感到不對勁,趕緊衝到外面大聲喊著懷懷的名字,那當時我心跳急遽加速,心想不妙,這次真的不見了,氣溫又那麼低,我實在擔心到極點,聲音於是越叫越大聲。

還好,沒多久,我看他被爸爸從隔壁巷子裡抱了回來,天啊!我的眼淚差點噴出來,心臟怦怦的大力跳著,再也管不得什麼氣質修養,就在馬路上大罵爸爸實在太糟糕、太不負責任了,怎可以粗心到沒注意懷懷跟在後面呢?

 

這短短幾分鐘我的細胞不知道死了多少,我早跟爸爸講過,如果哪一天把我心愛的狗弄丟了(因為他數次的粗心大意),他就不要給我回家。果然昨天就發生了這樣的驚魂記,害我的恐慌症差點就發作,快速的心跳直到晚上都沒能平靜下來。

懷懷已經跟我們三年有餘,他那麼可愛,跟我們的感情非常好,他的到來正好替代孩子不在身邊的空虛感,說不出我有多愛他,不見了這種心痛我實在無法承受。

以後我會更加小心他的舉動,也會對爸爸更加不厭其煩的叮嚀,絕對不允許再發生這樣的事來,如果再來一次,我應該不只是潑婦罵街,還會動手會打人了,我猜。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槐槐和家人 011  

將近十天的混亂,中國年過了今天凌晨初九拜天公之後應該漸漸加快腳步走遠了,元宵燈會就只把它當成年的尾巴,安靜送走便是了。

每年的歲末總是要如此折煞人的身心,似乎大部分的老人家都被傳統那套過年習俗綁死,不肯聽年輕人的建議,也不敢任意更動祭祀儀式,就怕得罪祖先會受到懲罰似的恐慌。想來真是悲哀,這什麼古板的思想,如果家家戶戶的祖先都很靈驗,現今的社會應該不會落到如此地步吧?

說什麼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在某些時刻,這些寶固執的如城堡般的堅固不破,還真叫人不知如何是好?為人子女的最後只得憋著滿肚子氣,硬著頭皮在早已脫離社會生活的老人指揮下做事,這時哪有什麼年節的快樂情緒可言,只剩不得不做的怨氣而已。

還好,這樣的日子就過了,來年的事來年再說,時間永遠會改變既定計畫,這就不勞提早煩心了。

 

過慣了安靜平淡的日子,真的很討厭已經習以為常的生活步調被破壞,不管是多重要的節日,或是什麼親友到訪,對我來說都是不被歡迎的。

你可以說我自閉,是的,我就是個自閉許久的人,隱藏在屬於自我的世界多年,跟自己和平相處,雖然沒有所謂的快樂,卻有著自我感覺良好的恬淡幸福。

幸福是一種感覺,屬於自己的意識覺受,不需要任何人定義,也不容許被定義,被制式化,我這樣堅持。

每天過著幾乎一成不變的生活節奏,卻一點都不以此為悶,那是我心甘情願過的簡約生活,吃的簡約,穿的簡約,除了每月固定的看診幾乎足不出戶,除了慎選的格子、臉書,幾乎沒有對外聯繫,雖然不是住在什麼桃花源的情境,但阻絕了外來的干擾,說我活在公主的象牙塔裡我也接受。

 

不用好奇的分析我的心理與精神狀態,這套玩意兒年輕時我玩過了,我很正常,雖然這幾年過得很封閉,但思想一直很先進開明。我懂得以先人為鑑,絕不重蹈覆轍,不容許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那是自己的親身體驗,怎能再把它移轉給別人?

時代的巨輪快速的向前滾動,跟不上腳步的怎能悠然的活在這樣的世代?又怎能和我們的下一代有著良好的溝通?這樣的隱憂我們怎能不預先做預防與準備?

 

老人家想做的都順她的意做了,我想今年八十五歲的她應該感受到自己偉大的權勢再次獲得勝利,暫時不會再跟我們過不去了。

終於,終於可以再擁有清靜的生活。

清靜是我對日子最大的期望,什麼豐富精彩的生活我都不希罕,只要清靜就好,耳根清淨,心清淨,那才是神給我的最大祝福。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過年2014 024     

今天年初四,對我來講年早就過了,它不過也是一天的光陰。

也許是工作的人平時太辛勞,才如此看重這個傳統年節吧?對我這不過是一個平凡卻令人感到煩躁的日子罷了!

只有身處在我的角色位置才可能理解我所說的情境,這正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的標準狀況,我已經念了廿八年整,厭煩到極點。

 

從除夕凌晨拜天公開始,早上拜大廟,土地公、接著拜公媽,然後再拜地基主,初一早上又重複同樣的動作,大廟、土地公、公媽,光是拜拜的牲禮就多到叫人不知如何下嚥?還有除夕夜桌上一堆的豬腳、雞肉。真是我的老天啊!這叫女人如何是好呢?

最叫人厭氣的是年歲已高的婆婆依然有異於常人的掌控欲,所有的過程,以及該準備的東西都要按照她的吩咐,稍不順她的意就會破口大罵,一副不可理喻令人痛惡的模樣。

說到這,除夕前一天我還破天荒的為了一包米跟她開槓起來,這可是當她媳婦二十幾年來第一次對她講話大聲呢!實在是因為她的無理取鬧,我忍無可忍才被惹惱的。

這給我很大的警惕,就是人不要活到老而沒有智慧,越老脾氣越差,控制欲越強,真的帶給子女很大的困擾,甚至到令人憤怒的場面,在我的認知裡,這樣的年紀不應該有這樣不理性的表現的,脾氣總是失控的老人怎能贏得子孫的敬重呢?

 

兩個孫子為了不讓大家勞累好意訂了六道年菜,有佛跳強、腿庫、人參雞湯、醉雞、清蒸蝦和五彩米糕,一家五口應該份量剛好。可我那個固執的婆婆偏就非得再滷豬腳,煮一大鍋雞酒,煎兩片土托魚,外加一盤花枝炒青豆,還有一鍋菜頭湯。

結果可想而知,大家只吃了訂來的年菜,其他的根本沒半個人動筷子。

這早就預料的了,老人就是不聽建言非做不可,搞得我們兩個意見相左氣氛很僵。

我心想何必呢?人生都已經走到末段了,真有必要把這不過是平凡的一天搞得雞飛狗跳,大家都生氣了才高興嗎?

 

結緣快三十年,我們兩個女人好像結的是孽緣,進門前就百般刁難,關於婚禮習俗也沒給我的父母應有的尊重,是這樣的緣起導致我們的相處一直有著很深的疙瘩,加上一個已逝前妻的孩子卡在中間,這簡直是段困難重重的婚姻。

但傳統嫁雞隨雞的概念默默的支撐著這段連自己都不看好的婚姻,就這樣一年年的熬著,期待著有一天可以從被精神逼迫的狀態中解脫,也許時間會站在我這邊吧?

婆婆終究是老了,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可惜固執的脾氣比起當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然看在她老邁的份上我們應該可以相處的好些。

也罷了!情況已經無法扭轉,還祈求什麼呢?

我還是保持嘴啞耳聾的狀態過自己的日子吧!

若真要祈求,就希望老天給我婆婆一個好善終,為人子女的就怕老人家被病魔纏身了,我誠摯的祈求不要有這天。

 

很高興大家又回歸到正常的生活軌道,我不用再應和別人的節奏而活,這是我每天最大的期望。

 

 

文章標籤

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