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面圖片 063  

停了一個多月的格子不為別的,只因上回甫出院不久的婆婆又再度入院,兩個月在醫院住了二十七天。

這陣子我可親眼目睹生命快速萎縮的過程了。

每住院一次,婆婆的失智況狀就又嚴重一些,與巴金森氏症的關係也更緊密,手抖得無法自行吃飯,連喝水的奶瓶都放不進嘴裡。

 

每天我依舊八點「上班」到醫院或護理之家陪伴她。說真的,待在那種地方越久,對於生命的意義之為何也越加刻骨銘心。

那些人有的年紀並不大,但就是無法行走,生活得完全依靠看護照料。

他們的作息很固定,幾點從病房裡推出來,幾點吃飯,幾點洗澡,幾點換尿片、翻身,都有時間表。

當大家都出來坐在客廳等著吃飯時,沒有人開口說話,在那裡,你會感到一片死寂、了無生氣,這就是枯萎的生命現象。那景象令人背脊不禁泛起一陣涼意。

老成這樣的人生還有活下去的價值嗎?

 

婆婆的腦神經已經糾結不清,每天我都得有隨時面對問題的心理準備。現在的她充滿想像能力,沒有邏輯,沒有時空概念,卻無時不刻能編出一個又一個令人莫名其妙的「故事」。

有時,她會像鬧彆扭的孩子生氣發火,還會義正嚴詞的指責你,對這些無理的要求,原本我也會順著她的話尾安撫她的情緒,後來護理長告誡我這樣並不是最好的方式,有時候還是得說真話讓病人認清事實,雖然她沒一會兒就忘記。

 

婆婆在上次摔倒後已經失去行動能力,加上兩次長時間的住院,肌肉已經完全萎縮,又因為巴金森氏症以及失智症的影響,大腦神經早已退化無法正常指揮四肢運作,整天不是躺著就只能坐輪椅。偏偏她好勝的本性此刻顯得更加強烈,成天吵著要起來走路,成天說著今天又自己走到哪裡做了什麼事了,叫人哭笑不得。

學不會接受現況的她身心備受煎熬,任誰都可以從她呆滯的眼神及表情讀出心聲。

何苦呢?我心裡不斷想著,也不厭其煩的告訴她人到了一定年紀,許多事都無法作主,這是正常的事,應該趁早認清並接納現在的自己。

當然,對一個失智的老人,我充其量只能說是自言自語罷了,她哪懂呢?

 

這陣子可讓我對自己的生命有了更多的思考了。

人不定會活很老,但很多人的意識裡都希望自己長命百歲,我可不這麼期許,寧可在生命還能自主的時候結束,也不願意沒有尊嚴的苟延殘喘。

每天往護理之家跑心情其實是沈重的,因為在那裡看不到希望。絕大多數的病患都沒有親屬探視,或許是久了,習慣了,把父母丟給護理之家了。

每天花好幾個鐘頭在那裡的我還因此給護理長帶來莫名的壓力呢!她以為是否因為院內的照顧不週我才每天出現在那裡!也難怪,因為幾乎除了我,沒有人這樣做。

其實,我只是在自我救贖而已,上一篇文裡提過了。

 

目前,我已經相當釋懷,不論過去種種有多傷人,都已經用「心」彌平了,有一天婆婆安然離世,我也會把今生這一切恩怨隨她埋葬。

 

 

 

 

Posted by 沐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5) 人氣()

桌面圖片 023  

近日兒子買了一本書給我(其實你沒有學會愛自己),他說這本書若能融會貫通,一定對我跟婆婆的千古心結有所幫助。

其實,從老人家上次跌破頭心智開始退化後,我已經幾乎把兩人間的仇恨放下了。

跟一個已經無法自主行動的老人有什麼好計較的呢?雖然從來她是那樣的不喜歡我,甚至內心總有一股敵對的能量發射到我身上,如今我也無所謂了。

但兒子說,深刻的情結必須連根拔除,而唯一的辦法只有愛才做得到。

我很驚訝兒子會對我這麼說,可見他已經再次蛻變,更加成熟了,心裡真感到欣慰。

過去我是他的老師教導他,現在他變成我的老師支持我,這樣的感覺很奇妙,母子關係也因此更加親近。

 

最近剛出院不到十天的婆婆又因泌尿道感染住進醫院,沒想到肺炎也趁機湊熱鬧,這使得病情更加惡化。

為了實踐兒子的教導,我每天陪伴在婆婆身邊,用我過去修學的臨終關懷理念照護她的身心,很真誠的照顧她,希望在她生命的最後一程徹底了斷彼此的恩怨。

每天我六點多起床(過去,我是不可能這麼早的),八點到醫院陪她,除了吃飯時離開,幾乎寸步不離,盡可能滿足她所有的需求,拍痰、按摩、敲打、餵食,還要忍受她因為漸漸失智的無理取鬧,她總是因為不舒服而屢次拒絕醫師開的治療,像抽痰、化痰,還有氧氣供給,這時我必須一邊安撫一邊跟她作戰,畢竟治療是那樣的必要。

每天都累到兩腿僵硬、腳跟疼痛不堪,處理完身邊事物後倒頭便睡。但,這樣的付出卻讓我的內心日漸開闊清朗,我自覺已經盡到本分,對得起自己了。

 

今天小姑來醫院探視婆婆,婆婆竟然不認識她了。還好我們都清楚生命的趨勢就是這樣,一切平常心看待。

離開醫院後,她到我家小坐一會兒,難得聽到她對我提起我跟婆婆之間的事。她說這陣子婆婆都告訴親戚們我這媳婦很乖很孝順,會帶她看醫生,會扶她走路,甚至現在住院都跟隔壁床的家屬說我的好。這讓我感到十分喜出望外,快三十年的恩怨終於在我的努力改變下出現化解的曙光。

其實我看了兒子給的書之後便開始思考這如老痰般吞吐不得的婆媳問題需要徹底解決,我才能在婆婆離開之後得到真正的解脫,不再有絲毫遺憾與怨懟,沒想到一個念頭的轉變竟使得關係有了如此驚人的轉圜。

 

從婆婆的身上我清楚看到生命衰敗的過程,當然免不了反思自己的將來,生命如此無常,也許下一秒我會痛快的離開,也也許受盡折磨的像活屍般的躺著。

究竟人生的意義何在?活著要怎樣才能有價值?得花一番心思好好探索了。

總之,我感謝有這本書以及兒子的啟發我的自我救贖之路,如今我心中的死結已經打開、脫落,心中不再有癥結,心情便輕鬆多了。

現在只希望婆婆不要受太多的折騰,如果上天要她走,就請讓她一路好走。

Posted by 沐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5) 人氣()

桌面圖片 052  

人們常說世事無常,計畫總趕不上變化,最近我在婆婆身上深刻領悟這些常用語。

 

四月份我和老公及婆婆接連住院,當時我祈求上天賜福給我們一家,誰料婆婆才出院沒多久,這個月中又因為半夜跌倒住進醫院。

說到這個老人家,實在有滿肚子埋怨。

她是個很逞強的人,永遠不接受自己已經垂垂老矣,生活瑣事早就無法自己料理。

搬到我家之後白天還可以溝通,一到晚上就「老番顛」,什麼也聽不進去。

晚上睡覺穿尿布是她自己提的,是為了減少晚上影響兒子的睡眠著想。誰知道起床不方便的她依舊硬是要到便盆尿,因為睡不著,所以幾乎每一個小時就按一次鈴叫兒子起床幫忙。

跌倒的那天晚上便是因為已經叫兒子一次卻尿不出來,過不了多久她自己又撐著起來,大概是吃了安眠藥有點頭暈,於是整個人摔倒在地,跌得頭破血流,時間是半夜兩點多。

老公很緊急的叫救護車送到最近的醫院,還好只是皮外傷,但還是住了五天院,而且不能下床,不料從住院開始,她的腳失去站立的力道,從此開始過著臥床的日子。

因為這次的事件,老公決定申請外勞,也很順利的通過評鑑,但臥床的病人已經超過我們自己照顧的能力範圍,於是決定暫時將婆婆送到醫院附設的護理之家。

 

生命的確是脆弱的,婆婆的外傷並不嚴重,但千萬也想不到因為這次意外,她的精神狀態變得很奇怪,有明顯的失智反應,也有瞻妄症候群的現象。

護理之家離我們的住處不到兩百公尺,我們每天都去好幾趟,一來穩定她不安的情緒,讓她感到家人依舊是關心她的,也希望在外勞申請到之前她能好好的住在那裡,得到更好的照顧。

每次去看她,都可以聽她編出許多根本沒有發生的事,時間上的錯亂,以及空間的錯置,說出來的內容真的讓我們哭笑不得。

我們很清楚,她是回不去過去的模樣了,但她依舊清楚的表達想要回家。老公說什麼也不答應,因為照顧上我們是無法負擔的,只能暫時仰賴機構裡受過專業訓練的護士及外勞。

 

面對漸漸不正常的婆婆,二十幾年的怨恨不知怎地就消失了,看見她這樣,我竟然也感到憐憫。

兒子說,我未免太厲害了。二十幾年那麼深的恩怨情仇,居然還生得出憐憫之情。

其實,這二十幾年的日子我恨歸恨,對婆婆仍舊是以禮相待,從不出惡言,只是自己悶在心裡,才導致精神出現嚴重失衡現象。

看見婆婆的現況,我的病症又變得更嚴重了,也許是四個月的時間老公幾乎被婆婆「綁架」的緣故吧?是我太依賴老公了,沒有他的陪伴,我的情緒一天比一天低落沈重,直到婆婆出院回家,我又看見她只能臥床的模樣,不知怎地整個精神崩潰,等不及回診,就先到鎮上的醫院看診。

這回的用藥真的很重,因為我已經壓抑太久,再也無法繼續掩飾內心的孤獨與寂寞感。

 

現在雖然把婆婆安置在護理之家,但我的情緒並沒有回復,胸口總是感覺到有大石頭壓住般的沈重,不知道幾時才能再見開心的笑容。

目前只能祈求老天善待婆婆,如果她來日不多,希望她能平順安詳的離開。

我自己呢?就等著時間來解決了。

 

 

 

 

Posted by 沐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2) 人氣()

桌面圖片 067  

從沒想過,或者從來就避免去想有一天會和控制欲一級強的婆婆同住一個屋簷下。

但世事總不如人願,又或者不如說這是逃不掉的,因為先生是獨子。

農曆年後,婆婆的身體就像溜滑梯般每況愈下,現在已經到了隨時要有人在身邊看顧的狀態。

剛開始是老公回到婆婆住處協助料理一些生活瑣事,漸漸的,她依賴的程度愈變愈強,兩三個月下來,老公覺得一直把我擺在一邊很對不起我,於是就勉強婆婆過來跟我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坦白說,兩個磁場不合的女人碰在一起可能激出的火花,除非是一個人堅守和平理性的原則,不然狀況可能會失控。

當然,那個堅守原則的一定是我,只是,雖然勉強控制自己的情緒保持在平穩的狀態,整天無所事事的面對面,心中還是洶湧著不自在的波動。

 

在我家,婆婆一直喊著睡不著,我知道因為這裡不是她的地盤,沒有鄰居可以七嘴八舌,有一種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壓抑。

每天晚上重複出現的是一個多鐘頭就按一次鈴抱怨睡不著,直到半夜兩三點累壞了才放過大家。

老公也氣壞了,偶爾會因為睡不好引發的情緒語氣重了些,老人家這才乖乖靜靜躺著等待瞌睡蟲來帶她入睡。

白天跟她溝通時她可以理解不應該這樣折騰大家,因為睡眠不足會影響整個身體的新陳代謝,以及心血管疾病的發作。

但到了晚上,她依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鬧,說她不清醒,卻什麼都記得清清楚楚,分明是情緒在作怪,拿她沒辦法,我有時也會威脅她,再這樣下去兒子會被她搞到先死,不過這樣的話還是起不了實質作用。

 

不過十幾天,我的睡眠品質直線下降,本來吃的藥物也幾乎要失去作用,下次回診恐怕又要重新調配新的藥物才有助於睡眠狀態的改善了。

如果婆婆晚上能好好睡覺不這麼頻繁的吵,說真的我還可以忍受。重點是,我實在很擔心老公的身體被她搞壞了。再怎麼說,老公已經年近花甲之年,再健康的身體在這樣連續的精神壓力下也會承受不住的,兒子尤其生氣的就是這點,他是醫生,最清楚睡眠對心血管疾病的影響。

大家都同意要請個外傭來協助照顧,偏偏固執的老公就始終認為自己還撐得住,這可氣壞了一對兒女,就要掀起一番家庭革命了。

我瞭解他是孝順,想要親力親為。但兒子在醫院看過那麼多老人家病死,以及家屬與病人間的互動,他知道臨終前的孝順最重要的是靈性的陪伴,凡事親力親為反而會因為病人生理上諸多麻煩事引發照顧者情緒上的衝突,身體過於勞累就失去陪伴的品質,反而不是一種真正的孝順。

但觀念的溝通恐怕沒這麼順利,還有一段路要走,我想。

 

事情已到無法逆轉的地步,我也坦然接受這樣的事實,只希望婆婆不要再如此刁難大家,讓自己好過,也等於讓大家都好過。

她目前並沒有明顯失智的現象,腦子還很清醒,有可能一切都是心理作祟導致,精神科也看了,效果還是一樣,看來還有的奮鬥呢!

希望我有足夠的心力來應付這樣心智顛倒的老人,也希望老公的身體安好。

 

 

 

 

Posted by 沐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6) 人氣()

  桌面圖片 053  

四月中旬自己才因智齒的蜂窩性組織炎住院治療,出院後繼續抗生素療程一週後預約拔牙。因為曾經有過很恐怖的拔牙經驗,又曾因此血流不止,所以懷著非常戒慎恐懼的心情到醫院,還好這次一切順利,過去的陰影也些微退去。

拔牙第二天換老公住院開刀,我因為嚴重的恐慌症,老公叫我不用陪伴,以免又造成另一個困擾,但心裡實在很焦慮,又感到很抱歉,在最需要的時刻我竟變成負擔,幾天一個人在家實在是吃睡不寧,餐餐都是饅頭或是泡麵裹腹。

三天後,老公的頭上帶著三條很長的傷口回來,每條都像蜈蚣般,著實嚇人。本來預計得再度植皮的,還好醫生盡可能的縫合,才免除植皮之苦,真把我嚇壞了。

出院隔天原本希望他能好好休養兩天,讓傷口盡量休息,畢竟是勉強縫合,不能太過使力以免裂開。誰知道這時換婆婆急診住院了,是腳的嚴重水腫。

其實這已經斷斷續續三個月,門診都已經看過無數回,該檢查的可能原因也都排除,兒子說這就是老人家心臟慢性衰竭的現象,其實也沒解。可婆婆就是不認老,心裡始終想要回到過去一尾活龍般的走跳,誰的話都不聽。

住院後,臨時也找不到看護,婆婆每次起床如廁都要人家攙扶,偏偏我又扶不動比我還壯的她,所以還是老公帶著剛逢好的傷口連夜照料。更糟的是,老人家自己要求要穿尿布希望省去照顧者的麻煩,但每次要上廁所還是硬要起床,光一個晚上就起來六次之多,剛出院的老公一點都沒能休息。

更令我擔心的是傷口因為吃力怕會裂開。果然第二天幫他換藥時發現傷口滲血,且有稍微繃開的情形發生。實在忍不住跟婆婆拜託別再讓自己的兒子這樣辛勞,請她多配合。她當下也是不捨的說好,可事實又是一再發生,實在不知該拿她怎樣。

 

第二天終於找到一對多的看護,以為老公可以有時間回家休息。誰知道我們一到醫院,婆婆就告狀被看護欺負了,說她按鈴要上廁所,看護來了卻沒好氣的對她說「你不是穿尿布,不會直接尿下去就好,一直按鈴幹嘛?」這可把老人家氣死了,當下又不敢吭聲。

我一想不對,花錢不是找氣受的,於是跟主護投訴,我想這位看護是累犯吧?護士一問便知道是哪位幹的好事,想必是有告知家屬的不滿,後來狀況的確改善許多,但婆婆已經動了出院回家的念頭,一來因為吃了強效利尿劑,腳已經消了,二來受了氣再也不想住在醫院。

這也好,讓她學到,本來住院就只是跟在家裡一樣吃利尿劑而已,卻又更加勞動全家人,我看以後她不會在動不動就要求要住院打針了。

 

還好這兩天兒子放家回家,有了醫生兒子可以做各種諮詢,婆婆的狀況是好多了。

兒子是為了提前幫我過母親節才回來的,沒想到遇上婆婆的突發狀況,所有的原訂計畫一下子全打亂了,真是應了計畫感不上變化這句俗諺,兒子還頗為失望的,畢竟他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爸媽才跑這一趟。

難得他的一份心意,我們實在不忍心他失望而歸,本來預計到新竹吃的大餐就只好取消,臨時到就近的大甲吃平價日式料理,簡單的心意已經夠讓我感動了。

昨晚送他搭車北上,家裡又恢復了只有我一個人和狗的生活,婆婆佔據老公的時間越來越多,我已經不再多想,遲早都要習慣的,直到她心甘情願請外傭為止,但恐怕得等到她痴呆了吧?這有得等了,還是別太過期望的好。

就當作老年前期單身生活的練習吧!世事難料不是嗎?誰知道這種事幾時發生呢?

 

但還是期望上蒼多點福氣給我們這一家吧!事情實在夠多,實在擔心老公受不住這樣的負擔,拜託老天爺了。

 

Posted by 沐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7) 人氣()

桌面圖片 037  

有一段時間沒有上格子,坦白說有點怠惰,因為這段時間身體出了狀況,是齒源性蜂窩性組織炎。

是反應遲鈍,都已經發作近十天,只覺得嘴巴疼痛,腫的,一直以為又是免疫疾病發作,也就不予理會。直到兒子放假回家,才警告我這已經是蜂窩性組織炎,得趕緊就醫。他先陪我到牙科確定是不是牙齒的問題,果然,醫生一看就說狀況有點嚴重,最好立刻到醫院。於是隔天我就因急診住進病房,一住七天,一個標準治療流程。

因為婆婆整天需要照料,所以這次住院我等於是在閉關,老公除了送餐,根本沒有時間陪伴。

 

我細算一下兩個月來我們的相處時間,真少得可憐,每天大概只有兩個鐘頭,其餘的時間都陪在婆婆身邊。

抱怨在所難免,但也沒辦法,婆婆始終認定兒子是她一個人的,只要老公晚上回家洗澡、陪我吃個飯,她必定交代他早點過去她那裡,說沒看到他就睡不著。

至於我這邊,其實早就照她的需求準備好住的地方,她老人家就是整人,住個一天就找一堆理由落跑,存心把老公從我身邊整個帶走。

有一天晚飯時間,我忍不住問老公這個問題,問他承不承認他媽就是故意跟我搶人,從我嫁進這個家開始?他猶豫了一下,最後終於承認,是的,他母親就是這樣的個性。

我就算有萬般無奈也沒辦法解決,二十幾年前就開始退讓,如今怎麼搶得贏一個用病痛牽制住兒子的老人呢?只能認了,雖然心頭很悶,很不舒坦,也只能默默承受。

 

活了半輩子,許多人生的經驗還繼續在進行中。

老人的問題的確是個難解的狀況,尤其遇上像我婆婆這種個性的老人,除非扛下被鄰里罵不肖的罪名,強勢的跟她對抗,否則只能眼睜睜看她為所欲為。當然這樣對抗的結果受苦的是我老公,於是最後的決定是我忍著,鬱悶的忍住滿胸口的怨氣。

整天跟狗兒子在家,電視變成我最親密的朋友,整天看電視都把腦袋看傻了吧?可又提不起勁兒做其他事。

這樣的日子不知道還要過多久?幾個月?還是幾年?如果是幾年我應該會受不了而瘋狂。

可是生死有命,真的沒有人知道。

 

已經出院幾天了,這兩天又開始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抗生素沒把細菌殺光?真的是煩哪!

每天都得吃下一二十顆的藥物,簡直把藥當甜點了,這種日子真不好受。

從四十出頭就開始成為藥罐子,老公說這是我的業障太深。或許,所以我要在婆媳關係中受盡煎熬,還搞壞原本健康活潑的自己。

世事難料吧!如果早知道,會怎樣呢?

偏偏,早知道的代價太高,我們都付不起,只好接受這是業了。

好像很宿命,但有什麼辦法嗎?我沒有,你呢?

 

 

 

 

Posted by 沐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6) 人氣()

桌面圖片 058  

太陽花落幕了,一切又該恢復既有的節奏運作,這是多數人樂見的吧?

不喜歡生活在一片混亂雜沓的氣氛中,那和我的性情相違背,我喜歡活在安靜平和的旋律裡。

 

大家都該學習吧?隨著世界的節奏改變心境與思維,世界已然是個地球村,大家緊密相連,無法分別彼此而生存。

改變與學習和年紀無關,學無止境古有明訓,僵化的思想會使自己陷入異域而與眾人脫節,甚至被遺棄。

改變也非妥協,主見來自智慧判斷的執行,盲從是危害自己與他人的危險工具。

 

天氣轉晴了,陽光灑遍大地,希望它照進所有人陰鬱的角落,照開一隅光明,讓世界再度亮起來。

我的世界開始變得平和,雖然節奏很緩慢,至少穩定的進行著。

改變好像沒有想像中的困難,只要想通某個環節,陽光就會打開你的心胸。

謝謝天。

陽光總算露臉了。

Posted by 沐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0) 人氣()

桌面圖片 068  

日子孤寂得幾乎沒有聲音,這是一段特殊的階段,人生第一回遇上,也是最終回。

和老公談論到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的話題,共同的結論是,這個老,必須不能老到沒有作用,而且需要陪伴照料的狀態,不然其實都是負擔。

這是老實話,也是他最近的親身經驗。

 

退休的他親自擔負起照顧母親的的重擔,做得實在是沒話說,我憑良心講,但難免因為老人家的強烈依賴感到煩躁,說的一些話又被誤傳到其他子女耳裡,引起不悅,真的是吃力不討好,這部分我是為他叫屈的,雖然他為了照顧老母真的幾乎忽略這個家了。

大家都認為應該要請外傭來照顧才是最好的,這樣才不會拖累照顧的人。但老公有自己的想法,起初婆婆也強力反彈,對外傭有諸多誤解而作罷。最近看自己的兒子為了她奔波勞累又動起這樣的念頭,卻變成老公不同意,他認為外傭不是萬能,許多事即使有外傭還是得要家人處理才行,並不會因此省下太多時間與心力。

剛開始我是強烈主張請外傭的,因為這樣老公才有比較多的時間陪在家裡,後來因為他的堅持我漸漸釋懷,也慢慢習慣他日夜都陪在婆婆身邊的節奏,雖然真的很孤單,連講句話都沒有對象,但至少,減少許多無形的壓力,對我這精神異常的人來說是天大的恩賜了。

 

我看婆婆走下坡的速度挺快的,最近睡覺的時間越來越多,大概是體力上的衰退,但是她依舊對想要恢復健康有著很強烈的奢求。

老公最近的態度變得比較強勢,不像過去對她那般百依百順,這是個明顯的改變,我在想如果他早個十幾二十年就用這樣的態度維護我,今天的關係也許會有不同的情景。

是命吧?我用消極的想法面對,該來的總是躲不掉,該走的也強留不住。

這陣子,病痛的確使得她不再有過去女強人般的強勢,我想她自己一定很不習慣兒子對她的態度改變,但這時的她今非昔比,當然不可能再事事聽從她的作法,這是人老了必須強迫自己面對的生命現實,不願面對痛苦的就是自己,而顯然她就是至今依舊不願承認自己已經步入末段人生的人。

 

人生她走得比我們長了好多,可是,也許是世代的不同,總感覺她並沒有智慧留給子女作為面對人生的參考價值,反倒都是些應該去除的垃圾觀。

在我面前她不再強勢了,變弱了,我也沒有因此而變得態度強硬,依舊堅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畢竟當家的不是我,在這個家,我終究是沒什麼說話的餘地。

只有一個小心願,但求一切平安順利的度過,不要因為一個生病的老人給大家帶來過多的麻煩。這當然也是將心比心的想法,有一天我老了,我希望自己不要成為兒子的困擾與負擔,何況,他不像爸爸有時間可以親自陪伴母親,算來婆婆還是幸運的,這一輩子應該感到滿足了。

 

昨天回診又遇上那位精神錯亂、意識不清的婦女,仍然全身被困在輪椅上,在診間的門口大聲自言自語,我慶幸自己在醫生的協助下好轉了,看見她,心裡依舊餘波蕩漾,這就是不同的人生寫照。

 

 

Posted by 沐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2) 人氣()

桌面圖片 048  

前天是爸爸逝世第一年忌日,依據南部習俗,前一天傍晚大家還要「圍庫錢」,我不知那意義何在?但既然母親也認為一切跟著習俗,那就做了,反正兄弟姊妹也趁此機會聚會,現在要把大家在同聚一起已屬難得,這麼想就不會覺得怎麼這麼多繁文縟節。

事情處理完後媽媽建議就到餐廳聚餐,省去在家動鍋鏟,累了兒媳。這是最好的提議了,現代人講求效率,人又這麼多,一方面省事,二方面也刺激消費,為社會經濟貢獻一點心力。

用餐中少了爸爸大家還是有點哀傷,但傷痛總要止息的,老死是人生必經過程,時間到了,死神就會把人帶走,怎麼也留不住。

飯後,大家各自離開,家裡又只剩媽媽,我不願多想,這是她自己的抉擇,堅持要守著和爸爸奮鬥一生的破房子,她覺得一個人住自在多了,雖然寂寞,但總比跟兒媳住省去許多可想而知的困擾。

也許,這是明智的,反正她現在各方面都還可以自理,我想維持現狀是目前最好的決定。

 

第二天要「作忌」拜拜,大家都因為工作缺席,只剩我和小弟,媽媽很體諒大家,因為不景氣有工作就以工作為優先,爸爸也應該會體諒才是。她就是這樣為大家著想的母親,也因為想得太多,才導致有嚴重憂鬱症,整天胡思亂想,情緒低落到極點時就對著爸爸的照片痛哭,再不然就打電話跟我發洩,把垃圾全丟給我這個一樣有嚴重精神病的人,有時我很想告訴她,我也承受不了,但想想我還有依靠,終於還是作罷。

其實,我很想落跑,跑得遠遠的,什麼都不通的地方,好圖個清靜。

其實,我自己也有許多解不開的心結,只是他們從來不知道。

 

最近婆婆的身體每況愈下,對兒子的依賴明顯強烈,一知道我們要南下兩天,就突然又說感冒了不舒服,想藉此拖住兒子,我們心裡都明白她的潛意識在作祟,但父親的事是不能缺席的,所以我們還是依照原訂計畫離開,為了安心還幫她找了一個看護廿四小時陪伴。

誰知道第二天一早她就打電話給老公又是不舒服什麼的,逼得我們只給父親上了香就一路奔回家,結果,看護把她照顧得好好的,正在睡午覺。

我始終懷疑她真的愛孩子嗎?從我嫁進這個家門,她不是用強勢威逼,就是用苦肉計企圖拖住孩子,她似乎不管孩子已經開枝散葉有自己的家庭這回事,我一直認為她是個自私的母親。

現在更嚴重了,幾乎整天用病痛把孩子綁在身邊,從沒想到孩子的家裡還有人在等著門。

該是請人長期照護的時候了,但我想這還得經過一段奮戰過程,因為她的私心,她想要別人稱讚有個孝順的兒子隨侍左右。

這是她想要的驕傲。

 

本來我一直對這些事感到很不平衡,這陣子醫生的用藥改變真的幫助很大,我認了,反正她需要的是兒子不是我,我何不樂得輕鬆呢?即使家裡變得空蕩蕩,整天只剩我和狗兒子,就當作老公現在在當看護就好了,換個想法,換個生活方式,過一段單身生活,也不錯的,這樣想,心情就輕鬆多了。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這本心經不知道要念多久才能解脫?

期望,期望不要太久,我知道自己的能耐到哪裡?太久大概又要發作了,這不是我願意的。

我祈求上天聽見我的心聲,請成全我。

 

 

 

 

Posted by 沐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2) 人氣()

桌面圖片 143  

昨兒晚餐不知怎地,吃著吃著突然覺得喉頭卡卡的,有個東西嚥不下去,喝了水,吃了水果,還是無法把它處理掉,感覺它是軟的,又不像魚刺,想不到什麼辦法只好到醫院看耳鼻喉科。

真的再次體會到所謂如鯁在喉的不痛快感。

印象很深刻的一次,也是第一次,是在唸書時在學校吃大鍋菜被魚刺卡到,硬的魚刺比起這次更是難過幾十倍,自從那次以後,凡是有小刺的魚我一概不敢嘗試。

這次又讓我想起當時的可怕經驗,可怕的是醫師把舌頭壓扁時的嘔吐感,那種要把肚子裡的東西倒出來的噁心不適,才是最難過的。

 

在候診室外,一顆心七上八下,腦子裡盡想著嘔吐的畫面,想得心都慌了。

終於護士叫了我的名字。醫生問我怎麼了?我一臉不好意思的說吃東西不知怎地卡到喉頭了。

他問我晚餐吃了哪些食物?我一五一十的敘述,醫生想想好像沒什麼東西會卡到啊?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東西嚥不下去。

終於,最痛苦的時刻來臨。醫生叫我吐出舌頭,喊著啊的聲音,用鴨舌板壓住我的舌根,天啊!一陣噁心反胃,就要吐了,醫生鬆開了鴨舌板,沒發現東西。

再一次,喔!真是受不了,但不把那討厭的東西取出來也很痛苦,就忍忍吧!

啊!再出聲,終於這次看見了異物,費了不少功夫終於把那怪物夾出來了。

是什麼東西呢?醫生拿給我看,我簡直不敢相信,居然是一片約兩公分長的高麗菜絲,那當下我可是愣住了,怎會這樣呢?

 

活到這把歲數,居然被菜葉哽在喉頭,也太不可思議了吧?菜還是軟的呢!細長型。

護士還安慰我說拿出來就好,很多事情難預料。

是啊!難怪有人吃湯圓會噎死,天底下真的什麼事情都見怪不怪。

回家後我仔細想想吃飯時到底是不是不專心才會這樣?好像也還好,吃飯看電視每天都這樣啊!被菜葉卡到,實在是離譜了一點啦!

我想以後吃飯更要細嚼慢嚥了,眼睛還是少盯著電視看比較安全,尤其吃魚的時候。

這一回可又把我嚇到了,那噁心的感覺,唉唷!驚呀!

 

Posted by 沐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1) 人氣()